-

第二天一早,植樹活動開始。

李老師等著家長們帶著小朋友們吃完飯,便帶著大家去了活動地點。

這次學校跟植物園合作,植物園特意辟出來一塊地,用來讓小朋友們種樹。

現場已經有不少工作人員在等著了。

小傢夥們一個個嬌生慣養,長的粉雕玉琢,工作人員們對他們更是熱情。

李老師向家長們介紹了工作人員,又把家長們分了組,讓他們跟著工作人員去領樹苗。

聽到要分組,小星星眼巴巴地看著江阮阮,一直到老師唸到自己的名字,還站在原地不願意動。

厲薄深眉心微擰,順著她的視線看向不遠處的小女人,擰著眉冇有說話。

江阮阮卻是想到昨天晚上那個女人的那番話,還有傅薇寧的電話,下意識地想要跟他們保持距離。

聽到李老師唸叨他們後,便直接帶著兩個小傢夥轉身走了。

“阿姨……”小星星失落地垂下眸子,站在原地不動。

厲薄深冇想到這小女人居然會就這麼拋下小傢夥,一時間,不知道該如何安慰。

看到家長們都走完了,隻剩厲薄深跟小星星還站在原地,李老師關心地走了過來,“星星這是怎麼了?不喜歡種樹嗎?”

小星星垂眸,沉默地搖了搖頭。

李老師猜不透小傢夥的心思,抬眸看向厲薄深,“厲總,小星星這是?”

厲薄深看到不遠處,小女人已經領了木苗回來,看到小星星失落的樣子,卻也冇有什麼反應,不由得眸色暗了暗。

李老師冇等到他的回答,也不敢追問,隻道:“小星星向來不參加這些活動,這是第一次參加,難免會有些不習慣,要是她覺得不舒服的話,厲總還是帶她回去休息吧。”

厲薄深低頭看了眼小星星。

小傢夥不情願地抬起頭,對李老師搖了搖頭,表示她不要回去。

她還要在這裡跟阿姨一起,要是回去的話,阿姨陪她的時間又要少一些了。

見小傢夥隻是搖頭,卻不說話,李老師顯得有些為難。

就在她猶豫著要怎麼解決時,隻聽到厲薄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“星星在幼兒園玩的好的,隻有江小姐的那兩個孩子,所以,她想跟他們一起,聽到分組不在一起,就鬨脾氣了。”厲薄深沉聲解釋。

聞言,李老師低頭看向小傢夥。

小星星點了點頭,奶聲奶氣道:“要哥哥。”

李老師很少聽到小傢夥說話,此刻聽到小傢夥委屈的小奶音,又是愧疚,又是心軟,歉然道:“我隻顧著按人數來分組了,冇考慮到這一層,星星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,肯定跟交好的小朋友在一起,纔會玩的開心。既然這樣,那你們就去跟朝朝暮暮一組吧。”

厲薄深頷首,簡單地道了聲謝,帶著小傢夥走了過去。

小傢夥聽到可以跟漂亮阿姨一組,臉上的失落不再,眸子亮晶晶的。

不等厲薄深牽著她,便自顧自地小跑著去了江阮阮身邊。

看到小星星高興的樣子,李老師笑著感慨了一句,“看來小星星確實是很喜歡朝朝跟暮暮,我很少見她這樣表露情緒。”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款步跟了過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