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既然傅小姐來了,剛好星星的樹也已經栽好了,厲總還是帶著星星跟傅小姐回去吧。”

江阮阮實在不想引人注目,冷淡地打斷了傅薇寧的話頭。

聞言,傅薇寧直起身來,麵帶笑意地看著厲薄深。

她這這次來的目的,就是不想讓厲薄深跟江阮阮呆在一起,現在這女人自己提出來了,她正求之不得。

聽到小女人的話,厲薄深眸色暗了暗,擰眉看了她一眼,“剛纔江小姐幫著我跟星星種好了樹,我當然不能放下你們不管,還有一棵樹,一起種吧。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,想要拒絕。

一旁,小星星怯怯地叫了一聲,“阿姨……”

聽到小傢夥的聲音,江阮阮心疼地回眸看了一眼,隻看到小傢夥的臉上寫滿了牴觸。

顯然,上次傅薇寧對小傢夥動手,給小傢夥留下了陰影,導致小傢夥現在還很怕她。

如果可以,江阮阮也想把小傢夥留在自己身邊,可是……

自己跟小傢夥到底冇有什麼關係,就算想要保護她,也冇有辦法。

“既然厲總這麼說了,那就麻煩了。”遲疑了片刻後,江阮阮垂眸答應下來。

厲薄深麵色稍緩,拿起鐵鍬繼續填土。

小星星知道阿姨不會拋下自己,心情也好了起來,笑著跟小哥哥們一起往裡麵填土。

一時間,傅薇寧倒成了被冷落在一旁的人。

“薄深,你應該累了吧?要不要停下來歇歇?”

沉默了一會兒,傅薇寧硬著頭皮想要把厲薄深從江阮阮身邊帶走。

厲薄深動作不停,像是冇有聽到她的聲音似的。

傅薇寧咬了咬牙,大著膽子伸手想要去拿他手裡的鐵鍬。

兩個小傢夥看不下去了。

朝朝停下動作,一派天真地看著她,“阿姨,你要是擔心的話,不是更應該擔心小妹妹嗎?叔叔不過是填了幾個坑而已,對一個成年人來說,應該不算什麼吧?倒是小妹妹,你看,她都出汗了。”

暮暮也跟著應和,“阿姨剛纔不是還跟小妹妹道歉嗎?難道阿姨不是真心的?”

傅薇寧被兩個小傢夥說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,用力地掐了下掌心,才壓下心底的怒氣。

因為小傢夥們的話,不得不放下厲薄深,轉而走到了小星星身邊,耐著性子道:“星星累了吧?阿姨帶了好吃的,帶你去吃好吃的,怎麼樣?”

小星星瑟縮了一下,咬著唇不說話,下意識地抬眸看向江阮阮。

江阮阮心疼小傢夥,卻不好開口說什麼。

畢竟,傅薇寧是厲薄深公開的聯姻對象,也是小星星未來的母親,她實在冇有資格置喙她們之間的事。

傅薇寧見小傢夥不吭聲,揚了揚唇角,伸手把小傢夥抱進了懷裡。

小星星掙紮了一下,被她抱得更緊,隻能咬著唇,靜靜地被她抱著。

厲薄深看到小傢夥這麼安靜,以為她並冇有那麼討厭傅薇寧,而且,當著他的麵,傅薇寧也不敢對小傢夥做些什麼,便也冇有開口。

種完最後一棵樹,江阮阮再次提議讓厲薄深帶著她們倆離開。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答應下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