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來乾什麼?”

厲薄深帶著傅薇寧到了植樹林的邊緣,麵無表情地質問。

聞言,傅薇寧麵上滿是關切地看了眼懷裡的小傢夥,“我擔心星星,所以過來看看,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給你們添亂的。”

話剛說完,便聽到厲薄深冷硬的聲音再次響起,“現在看到了,星星適應的很好,冇彆的事的話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傅薇寧麵色一僵,“薄深,我這麼大老遠的跑來,總不能連口飯都不吃,就讓我回去吧……”

說完,又自責地垂下頭,喃喃道:“我知道,你還在因為上次我對星星動手的事怪罪我,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這麼多年,我對星星一直都視如己出,哪捨得動她一根手指頭?而且,上次的事,你也給過我教訓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,你就原諒我吧。”

提起上次她對小星星動手的事,厲薄深麵色越發冷凝,“你該道歉的對象不是我。”

傅薇寧又看向懷裡的小傢夥。

小星星被她抱的難受,又因為她的力氣,掙紮不了。

眼下見她終於鬆了鬆力氣,立刻抽出胳膊,朝著爹地伸出手。

厲薄深伸手把小傢夥抱了回來。

“星星怪我也是應該的,是我不對,我以後會慢慢向她證明,我對她冇有惡意的。”傅薇寧自知不會得到小星星的原諒,故作自責地換了種說辭,說完,又試探地看向厲薄深,“不知道你肯不肯給我這個機會?”

言下之意,是問厲薄深,他們的婚事能不能成真。

厲薄深自然聽出了她的試探,意味不明地扯了下唇,臉上的冷意也儘數收了起來,淡然道:“正好要吃午飯了,吃過午飯,你就回去吧。”

冇有得到想要的答案,傅薇寧麵上劃過一抹失望,而後強打起精神,笑著點了點頭。

很快到了午飯時間,厲薄深帶著小星星去視窗打飯,傅薇寧則跟在他們身後。

但到底是第一次像這樣排隊打飯,不一會兒便莫名其妙地被擠到了隊尾。

傅薇寧正急著想要再回到厲薄深身邊,卻被幾個家長圍住。

幾個家長阿諛奉承地看著傅薇寧,“傅小姐跟厲總的感情真好,對小星星也這麼好,還專程大老遠的跑過來照顧。”

傅薇寧被他們誇的心情愉悅,麵上不置可否地笑笑,“都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說完,抬眸含羞帶怯地看了眼前麵的厲薄深。

“一直都聽說傅小姐長得漂亮,眼下見了真人,才發現那些傳聞都是真的,傅小姐跟厲總真是郎才女貌,天造地設的一對!”

“小星星向來不親人,剛纔在傅小姐懷裡那麼乖,看來是很喜歡傅小姐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阮阮帶著兩個小傢夥坐在角落裡,耳邊儘是對傅薇寧的稱讚之聲。

聽到那些人誇獎傅薇寧的話,江阮阮心下一片紛亂,眉心也不由得蹙了起來。

抬眸看了眼正被厲薄深牽在手裡的小星星,江阮阮心下又是一陣疑慮。

傅薇寧上次對小傢夥下那麼狠的手,真的會對小傢夥好嗎?

小傢夥還怕她怕成那樣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