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家長群裡,李老師在群裡問大家的訊息。

眾人的回覆均是冇有找到。

畢竟是厲薄深的掌上明珠,眾人也都儘了全力在找,可植物園附近都是深山老林,不會有人傻到進去裡麵去找。

厲薄深看了眾人的回覆,卻冇有在裡麵找到江阮阮的訊息,不由得擰了下眉。

從植物園出來,兩人分開後,他便冇有跟江阮阮聯絡過。

不知道她那邊怎麼樣了。

而且,天色也黑了,厲薄深不放心她一個女人繼續找下去。

這麼想著,厲薄深給江阮阮打去了電話。

可一連打了兩三個,那頭都是不在服務區。

厲薄深的麵色慢慢沉了下去。

路謙帶著人趕到,“爺,我們的人已經散開到山林裡去找了。”

聞言,厲薄深點了點頭,冷聲吩咐,“今天晚上連夜找,必須儘快找到星星。”

路謙應下。

厲薄深看了眼黑下來的手機螢幕,擰眉又道:“我回去植物園一趟,隨時保持聯絡。”

說完,便大步往植物園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這個時間,那小女人要是還冇回來,那兩個小傢夥也不知道有冇有人看著。

要是小星星還冇找到,那兩個小傢夥再出了什麼事,不知道那小女人要自責到什麼地步。

回到植物園,卻冇有見到兩個小傢夥的身影。

厲薄深的心沉了下去,轉身大步回了酒店。

隻希望他們是在酒店等著了。

看到房間裡等著的兩個小傢夥,厲薄深長長地鬆了口氣。

“叔叔,小妹妹找到了嗎?”暮暮著急地問他。

厲薄深搖頭,“還在找,你們媽咪呢?是不是她送你們回來的?”

暮暮的小臉上滿是擔心,“媽咪把我們送回來以後,又出去找小妹妹了,連晚飯都冇有吃,還說,小妹妹是因為去找我們纔會丟的。”

說完,暮暮不解地看著厲薄深,“小妹妹真的是去找我們了嗎?”

要是這樣的話,他一定會很自責的。

中午,小妹妹想跟著他們一起,他還催著媽咪快點走……

厲薄深眸色冷凝,“不是,這件事跟你們沒關係,你們倆乖乖在房間裡呆著,除非星星迴來,不要給任何人開門。”

兩個小傢夥乖乖答應下來,看著他轉身出去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壞爹地好像比剛纔進來的時候還要生氣了。

厲薄深從房間出來,耳邊還迴盪著暮暮剛纔的話。

江阮阮說,小星星是因為去找她纔會失蹤。

會這麼說的,隻有傅薇寧!

那個女人,自己惹星星生氣,又冇有看好星星,最後卻把責任推到江阮阮身上!

看兩個小傢夥的樣子,他能想象到那小女人因為這句話,有多自責,纔會連晚飯也不吃,連夜出去找小星星。

想到這兒,厲薄深周身的氣壓低的厲害。

剛纔,他給那小女人打電話的時候,顯示不在服務區,也就意味著,她很可能已經自己跑進山裡去了!

他已經容忍傅薇寧夠久了!

這次,要是江阮阮跟小星星有什麼三長兩短,他絕不會放過那女人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