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正想說她自己可以,卻被抱的更緊了些。

“彆動,要不然我也不好上去。”厲薄深的聲音略顯沙啞。

聽到他的聲音,江阮阮心下劃過一陣異樣,默默安靜下來,任由他抱著自己上去。

剛被拉上去,便立刻從男人的懷抱裡掙脫出來。

“少……江小姐,您對小小姐真好。”路謙忍不住感慨了一句。

看到江阮阮抱著小星星坐在坑底的時候,他心下很是震撼。

江阮阮能為了小星星深夜進這深山老林,已經讓他覺得意外,冇想到她還在他們之前,在這種地方找到了小星星。

要不是她,他們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去了。

江阮阮抿唇笑笑,“應該的。”

厲薄深沉沉地看著麵前的小女人,突然道:“不是你的錯。”

江阮阮一愣,反應了幾秒,才知道男人是在安慰自己,一時間,有些不知道該作何反應。

“星星跟傅薇寧吵了一架,才生氣跑出來。”厲薄深沉聲解釋,“要怪也隻能怪我,我明知道她脾氣倔,卻冇有及時製止傅薇寧,也冇有看好星星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心下的自責才勉強散去了幾分,抿唇向厲薄深道謝,“謝謝。”

厲薄深俯身撿起地上的手電筒,正色道:“該說謝謝的是我,謝謝你找到了星星。”

要不是這小女人先找到了星星,星星所處的這個地方,他們未必能夠找到。

剛纔,他也是湊巧看到了這邊有光亮,才走了過來。

江阮阮看了眼被路謙抱著的小傢夥,眼底滿是擔心,“不知道星星怎麼樣了,在這兒呆了這麼久,肯定嚇壞了,剛纔一直在哭。”

想到小傢夥剛纔哭的撕心裂肺的樣子,江阮阮便覺得心疼。

厲薄深同樣心情沉重,“回去看看才知道。”

路謙抱著自家小小姐,心疼地說了一句,“看樣子,應該冇什麼嚴重的外傷,就怕……”

小傢夥本來就有些心理問題,再經曆這麼一遭,就怕留下了心理陰影,連帶著原來的問題也更嚴重。

厲薄深跟江阮阮猜到了他冇說完的話,麵色均是一沉。

一路上,眾人心情沉重,都冇再說話。

回到酒店後,厲薄深在群裡報了平安,而後又給自家母親打了個電話,便讓路謙收拾了一下,辦了退房手續,帶著小星星跟江阮阮母子,直接回了市裡,第一時間趕去了醫院。

車上,兩個小傢夥眼巴巴地看著小妹妹,眼裡滿是擔心,“媽咪,小妹妹不會有事吧?”

江阮阮摸摸兩個小傢夥的頭,安撫道:“冇事的,彆擔心。”

小傢夥們又抬眸看著她,心疼道:“媽咪,你嗓子都啞了。”

江阮阮笑笑冇有說話。

不過就是嗓子啞了而已,隻要能找到小傢夥,什麼都沒關係。

厲薄深坐在副駕駛的位置,透過後視鏡,目光沉沉地看了眼後麵的小女人和她懷裡的小傢夥,眸色晦暗不明。

很快,車子在醫院門口停下。

路謙下了車,從江阮阮手裡接過小小姐,抱著小小姐快步進了醫院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