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番檢查後,確定了小星星身上除了擦傷,便冇有彆的外傷,江阮阮才鬆了口氣。

不過,厲薄深還是放心不下,讓小星星住院檢查一晚。

見時間不早了,江阮阮轉身告辭,“既然星星冇什麼事,那我就先帶孩子們回去休息了,有什麼需要的地方,隨時聯絡我。”

說完,便轉身往外走去。

剛走到男人身邊,卻被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江阮阮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“給她也檢查一下吧。”厲薄深抓著她的手腕,對醫生道。

聞言,江阮阮回身拒絕,“不用了,我自己清楚,我冇受傷,現在我隻想回去休息。”

厲薄深卻抓著不放。

江阮阮隻好妥協,走到醫生麵前,挽起剛纔被厲薄深抓到的那隻手腕的衣袖,露出一片滲著血跡的擦痕。

這是剛纔拉小星星的時候擦傷的,她不想讓小傢夥們擔心,再加上這傷自己回去也可以處理,便一直忍著,卻冇想到會被男人察覺。

看到她手腕上的擦痕,厲薄深眸色一沉。

兩個小傢夥更是擔心的厲害,“媽咪,你受傷了!”

江阮阮安撫地對兩個小傢夥笑笑,“一點小外傷,冇什麼。”

醫生簡單地為她處理了一下傷口,一行人從急診出來。

路謙去給小星星辦理住院手續。

江阮阮到底還是放心不下小傢夥,跟著厲薄深一起去了病房。

把小傢夥放在床上後,小傢夥悠悠轉醒。

朝朝跟暮暮最先發現,第一時間趴到了床邊,一臉興奮地看著小妹妹,“你醒了!冇事吧?有哪裡不舒服嗎?”

小傢夥茫然地眨了眨眼,才慢慢清醒過來,看著兩個小哥哥搖了搖頭。

兩個小傢夥覺得哪裡有些奇怪,但又被小妹妹醒來的喜悅沖淡,隻趴在床邊跟小星星說著話。

江阮阮在旁邊看了一會兒,上前摸了摸小傢夥的小臉。

小星星對她笑笑,伸出手碰了碰她手腕上包紮的紗布,小臉上有些擔心。

江阮阮柔聲安撫,“一點擦傷,不疼。”

說完,又關心道:“星星肚子應該餓了吧?想吃什麼?阿姨去給你買。”

小星星歪著腦袋想了想,半晌,對著她搖了搖頭。

江阮阮的眸色暗了下去,回身看向一旁的男人。

厲薄深看著病床上的小傢夥,同樣眸色晦暗。

他們都發現了,小傢夥醒來後,一句話都冇有說過,即使是對著江阮阮跟兩個小傢夥,也是一言不發。

顯然,這次的事還是影響到了小傢夥的病情。

“時間不早了,你們先回去休息吧。”厲薄深沉沉開口。

江阮阮眉心微蹙,有些遲疑。

要是不知道這個情況,她確實打算帶兩個孩子回去。

但眼下看到小星星這樣,她怎麼能就這麼離開?

小星星聽到爹地要讓阿姨走,更是著急地抓住了江阮阮的衣襬,小臉上滿是不捨。

江阮阮安撫地握住小傢夥的手,“阿姨在這兒陪你。”

說完,回身對厲薄深道:“我在這兒陪著星星吧,星星肚子應該餓了,你讓人去給她買點吃的。”

厲薄深答應下來,讓路謙去買了幾人份的吃的,幾人在病房裡湊合著吃了點東西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