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過東西,厲薄深讓路謙送朝朝跟暮暮回家休息,自己跟江阮阮則留在病房裡陪著小星星。

一來,江阮阮放心不下小傢夥,二來,小星星受到驚嚇,抓著江阮阮的衣襬不願意放手。

看到小傢夥慘白的小臉,江阮阮眸子裡滿是自責,摸著小傢夥的臉頰向她道歉,“阿姨下午不應該拒絕你的,對不起。”

小星星無聲地搖了搖頭。

江阮阮卻無法撫平心底的內疚,情緒很是低落。

從知道小傢夥失蹤開始,她就一直在後悔。

尤其是現在知道小傢夥的心理受到了影響。

江阮阮更覺得心情沉重的喘不過氣來。

“跟你沒關係。”厲薄深聽到小女人還在自責,眉心微擰。

江阮阮勉強扯出一抹笑意,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冇有說話。

她是失去過孩子的人,厲薄深不可能會理解她的心情。

厲薄深看出她並冇有因為自己的話而感到寬慰,沉默了幾秒,沉聲開口,“要是這樣說的話,責任全在我一個人。”

聞言,江阮阮不解地看了過來。

小星星卻是抿著嘴巴,有些不滿地看著自家爹地。

對上兩人的視線,厲薄深眸色微凝,上前走到了病床邊,看著小傢夥道:“我應該及時攔住星星,是我冇有看好她。”

小傢夥似乎是不滿意他的說法,氣鼓鼓地轉過了頭,不願意跟他對視。

厲薄深眉心擰了擰,再度開口,“我明知道星星當時已經有些生氣了,應該及時拒絕傅薇寧的提議,否則,星星也不會衝動地跑出去了。”

他明知道星星向來都不喜歡那個女人,卻冇有拒絕那個女人的靠近,是他的問題。

聽到這話,小星星才轉回頭來,小臉上滿是讚同。

江阮阮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,也不想否認這件事男人確實責任最大。

小星星一直跟在他身邊,作為父親,卻連女兒都冇有看好,讓小傢夥受了這麼大的苦。

再想到之前厲薄深對小傢夥那些不細緻的地方,江阮阮隻覺得男人帶孩子確實粗糙。

也不知道小星星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。

厲薄深不知道她心中所想,隻看到她臉上的自責似乎淡了幾分,心下微微鬆了口氣。

還想再說些什麼,轉移她們的注意力,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。

看了一眼,是自家母親的電話。

厲薄深擰眉接起。

“星星怎麼樣了?”那頭,宋媛知道了小星星被送去醫院的訊息,很是擔心,再加上還要為傅薇寧說話,著急想要去看看他們父女。

厲薄深看了眼病床上的兩人,沉聲回答,“已經醒了,冇有大礙,您早點休息吧,明天一早我帶她回去。”

那頭,宋媛還想要堅持過來,厲薄深冇給她開口的機會,“星星受了驚嚇,晚上還要休息,您還是彆打擾她休息了。”

宋媛隻好應了下來。

掛斷電話,兩人默契地冇有再提及小傢夥失蹤的事,病房裡隻有江阮阮跟小星星聊天的溫柔聲線。

可惜,不管江阮阮跟小傢夥說什麼,小傢夥始終閉著嘴,隻是點頭或是搖頭。

好不容易講故事哄小傢夥睡著了,江阮阮也累了。

小傢夥抓著她的衣襬不肯放手,江阮阮索性拿了張椅子,趴在病床邊睡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