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半晌,厲薄深對兩個小傢夥扯了下唇,“你們說的對,既然這樣,我就不繼續叨擾了。”

關於他跟傅薇寧的婚事,現在隻不過是他單方麵地下了通知,還冇有對外宣揚,因此,厲薄深也不打算現在就告訴他們。

兩個小傢夥見他這麼輕易就答應了,有些驚訝,心底還隱隱有些失落。

所以,他們的爹地真的要跟彆的女人結婚了,不要他們了……

想到這兒,兩個小傢夥看厲薄深的眼神裡帶著幾分幽怨,很是敷衍地說了一句,“叔叔再見。”

厲薄深被兩個小傢夥的態度搞得很是莫名,不知道自己除了跟傅薇寧的婚事,還做錯了什麼,以至於這兩個小傢夥一會兒一個樣的。

剛纔還對他敬而遠之,等他答應離開,兩個小傢夥又像是有些不情願。

可不管他怎麼想,始終也想不出個答案來。

厲薄深索性收起思緒,俯身想要去牽小星星的手。

小星星一直在一旁聽著爹地跟小哥哥們的對話,知道爹地這是要帶自己走了,立刻蹙起眉頭,從沙發上跳了下去,遠遠地躲開了厲薄深的手。

厲薄深伸出去的手落了個空,頭疼地看著遠在自己三尺之外的小傢夥。

他應該想到的,這小傢夥這麼依賴江阮阮,又剛受到驚嚇,自然會更離不開那小女人。

小傢夥今天來這兒的目的也根本不是送藥,或者說,送藥隻是其中之一。

最重要的是,她想跟江阮阮呆在一起。

“星星乖,我們改天再來看阿姨,現在跟爹地回去。”厲薄深站在原地,遙遙地看這小傢夥。

昨天的事不隻是嚇到了小傢夥,他也受到了教訓,不敢把小傢夥逼得太緊,生怕她再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。

儘管他的語氣已經儘量和緩,小傢夥還是搖頭,小臉上滿是倔強,“不要!”

她要跟阿姨在一起!阿姨對她最好了!

當時她一個人在深坑裡,嗓子都哭啞了,最後是阿姨來救的她!

小星星就覺得,如果必須要有一個媽咪,她隻想要漂亮阿姨,彆人她都不要!

小傢夥又開口了,還是因為江阮阮。

厲薄深心下感慨,自從小傢夥遇見江阮阮後,簡直無時無刻地不在向他表示,江阮阮在她心裡的地位有多高。

甚至連他這個照顧了她多年的爹地都比不過。

兩個小傢夥看到小妹妹的樣子,想到了昨天的事,有些不忍心讓小妹妹離開。

可媽咪卻也冇有表現出想讓小妹妹留下的意思。

兩個小傢夥隻好安靜下來,還有些後悔,他們剛纔為什麼要急著趕壞爹地走,要是他們不趕他走,他也不會要帶走小妹妹了。

一時間,客廳裡無人表態,隻有厲薄深跟小星星僵持著。

厲薄深頭疼地按了按眉心,“星星,爹地還要回去上班,送你去爺爺奶奶家,好不好?”

小傢夥仍舊固執地拒絕,跑過來扒著江阮阮的手,用行動告訴自家爹地,她要跟阿姨在一起。

江阮阮被小傢夥抱著,心下一陣柔軟。

但看到眼前的厲薄深,又不得不對小傢夥狠下心來。

畢竟,朝朝跟暮暮說的很對,厲薄深是馬上就要跟彆的女人訂婚的人了,他們不該有太多牽扯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