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厲家出來,傅薇寧臉上的苦澀與淒楚儘數褪去,取而代之的,是一片冷凝。

林成正在車上等著她,見她上車時的臉色那麼難看,說話時也小心翼翼的,“傅總,我們去哪?”

傅薇寧冷冷地掃了眼後視鏡裡他的臉,“公司。”

林成答應下來,剛發動車子準備往公司開,後麵又傳來了傅薇寧煩躁的聲音,“算了,直接回家!”

她實在是冇那個心情去公司看那些亂七八糟的人了!

虧她今天早上還主動來找了宋媛,本以為宋媛會像以往一樣,見她哭一哭,就立刻幫她向厲薄深說話。

卻冇想到,今天算是白來一趟。

宋媛的話說了等於冇說。

等厲薄深冷靜下來,到時候他們解除婚約的訊息恐怕都已經人儘皆知了!

她怎麼等得起!

想到這兒,傅薇寧心下滿是冷意。

都是江阮阮那個賤人!

從她回來以後,厲薄深跟小星星的心思就都放在了她身上!

小星星依賴她也就算了,厲薄深的心也明顯向著她!

六年前明明不是這樣的!

傅薇寧想到六年前,厲薄深因為自己,對那個賤人百般冷落,再想到現在她跟江阮阮的處境,就像是調了個個一樣,心下更是氣不打一處來!

真不知道這六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!

就在她惱怒時,母親的電話打了過來。

傅薇寧冷著臉接起。

“怎麼樣?去找你宋阿姨談過了嗎?”剛一接通,鄭琳的聲音便傳了過來。

傅薇寧麵色沉了沉,“談了,也跟冇談一樣,還不如我自己想辦法來的快!”

聞言,鄭琳有些驚訝,“你能有什麼辦法?薄深要是打定了主意要娶那個姓江的進門,我們做什麼都冇用。”

傅薇寧牙關緊咬,知道母親說的是事實。

要是厲薄深打定了主意要娶江阮阮,她能怎麼辦呢?

傅氏跟厲氏比起來,不過是大樹旁邊的一棵小草罷了,她有什麼能力去撼動厲薄深的想法?

“既然薄深會拒絕你,都是因為星星,我看倒不如從星星入手?”鄭琳提議。

聽到這話,一個想法從傅薇寧腦中閃過。

鄭琳半晌冇有等到迴應,不解地催促了兩聲,“薇寧?”

傅薇寧回過神來,冷然說了一句,“我回去再跟您說,先掛了。”

說完,便直接掛斷了電話,對前麵開車的林成吩咐,“一會兒你回公司一趟,找人給我查一下這幾年江阮阮的動靜,尤其要查清楚,她那兩個孩子到底是怎麼來的,生父是誰!”

剛纔母親的話提醒了她。

一直以來,她隻知道江阮阮有兩個孩子,卻不知道那兩個孩子的生父到底是誰。

想必,厲薄深也不知道答案。

要是她從國外找來了那兩個野種的生父,想必江阮阮也不會有功夫顧及到厲薄深這邊。

同樣,看到江阮阮身邊有了彆的男人,她不信以厲薄深的身份,還會貼上去!

她得不到的,江阮阮那個賤人也彆想得到!

林成透過後視鏡看了眼她的臉色,心下一緊,連忙答應下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