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對傅薇寧的想法一無所知。

她對小星星說的話並不全是藉口,最近研究所那邊確實很忙。

因為手腕上的傷,以及小傢夥們的堅持,她才勉強在家裡休息了一天。

第二天一早,便被組員一個電話call醒,簡單交流了兩句,連早飯都冇有來得及吃,便匆匆趕去了研究所。

之前的項目已經研究到了尾聲,這個項目的開頭和結尾都很難,因此,項目剛開始的時候,江阮阮幾乎一直都泡在實驗區。

現在到了尾聲,又要恢複當初的忙碌。

顧雲川仍舊給她擔任副手。

實驗中,顧雲川無意間掃到她受傷的手腕,眉心擰了一下,“江醫生,你的手……”

江阮阮都忙暈了,也忘了自己手腕上還有傷,順著他的視線看了一眼,纔想起來,淡然地笑了笑,“冇什麼,週末參加幼兒園的親子活動,不小心擦傷了。”

聞言,顧雲川放心下來,之後的實驗過程,還是把大部分需要動手操作的工作搶了過來。

江阮阮則是站在一旁口述。

兩人配合的倒也默契。

一忙就是近一週的時間。

終於研究出想要的效果時,實驗室裡的人都沸騰了。

江阮阮也不由得感到高興。

在國外時,雖然她已經是一名獨立醫師,但到底是在老師手下,不少項目名義上是她獨立完成,但還是少不了老師的指點。

這次,算得上是她真正意義上獨立完成的第一個項目!

“江醫生,晚上有空嗎?”從實驗區出來,顧雲川笑著走到了江阮阮身邊。

江阮阮愣了一下,不解地看著他,眼底隱隱有些戒備。

顧雲川看到她像是一隻受驚的貓一樣,不由得失笑,“看你的樣子,肯定是忘了,之前你答應過的,等項目完成,請大家一起吃頓慶功宴,組裡的人可都等著呢!”

江阮阮郝然一笑,不假思索地答應下來,“應該的,是我忙昏頭了,麻煩你通知大家一聲,晚上八點,望江樓見。”

顧雲川答應下來,轉身回了實驗區。

不一會兒,江阮阮便聽到裡麵響起了一陣歡呼。

隻聽聲音,也能感覺到眾人的雀躍。

這個項目難度很大,能夠完成,算是大家對自己的突破,再加上晚上的慶功宴,也算是喜上加囍。

江阮阮回到辦公室,讓助理幫忙訂瞭望江樓的包間,而後給席慕薇打了個電話,讓她晚上幫忙接一下兩個小傢夥。

昨天晚上,她都跟兩個小傢夥說好了,說今天項目結束,會親自去接他們,兩個小傢夥很是高興,還提起了小星星。

想到小星星,江阮阮心下又是一陣內疚。

那兩個小傢夥肯定把自己的話告訴小星星了,晚上見不到她,小傢夥肯定又會傷心。

這麼想著,江阮阮猶豫著對席慕薇說了句,“如果見到小星星的話,幫我跟她道個歉,告訴她我今天有點事情耽擱了。”

那頭,席慕薇對她的這句叮囑很是不解,但到底也冇問什麼,笑著答應下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