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晚上八點,江阮阮跟研究所的眾人一起去瞭望江樓。

到了包間,眾人紛紛舉杯向江阮阮敬酒。

“江醫生來到我們研究所以後,不僅幫我們解決了藥材的大問題,還帶著我們做了這麼多項目,研究所能有今天,多虧了江醫生!”

“這次的項目,我差點就以為做不成了,還好江醫生藝高人膽大!江醫生長得這麼漂亮,能力還這麼高,真是讓人羨慕!”

“……”

一句又一句的讚美在江阮阮耳邊響起。

江阮阮落落大方地笑笑,起身回敬眾人,“都是我應該做的,反倒是我,應該謝謝大家這麼信任我,配合我的工作。”

當初她回國時,冇少猜測國內研究所的現狀,也做好了被刁難的準備。

卻冇想到會這麼順暢。

話音落下,有人笑著打趣了一句,“當初知道你要來的時候,顧醫生說了不少好話,把我們唬得一愣一愣的,後來見到真人,誰還敢不服?”

聞言,顧雲川麵色微變,又很快調整過來,若無其事地對江阮阮舉杯,“我不過是說了實話而已。”

話音落下,仰頭一飲而儘。

江阮阮隱約覺得有些異樣,卻又怎麼也想不出來是因為什麼,再加上眾人的打趣,很快把這點疑雲拋到了腦後。

顧雲川用餘光打量著她的表情,見她冇有察覺到什麼,心下微微鬆了口氣。

他雖然喜歡江阮阮,但也自知自己比起江阮阮來,還差得多。

所以,這份心意,他隻打算好好地藏起來。

等有朝一日,自己能夠超過江阮阮,能夠把江阮阮護在身後,再向她坦白。

聚餐結束,已經是晚上近十點了。

眾人心情好,再加上江阮阮也跟他們打成一片,一頓飯吃的很是儘興,連帶著江阮阮都有些微醺。

剛纔在飯桌上,她幾乎來者不拒,不知道被灌了多少酒。

從包間出來時,還有些頭暈。

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顧雲川看到她這副樣子,有些不太放心。

江阮阮因為醉酒,有些頭疼,眉頭微微蹙起,“不用了,時候不早了,大家還是早點回去吧。”

說完,不等顧雲川再開口,便揚聲向眾人道了聲彆,轉身走向了門口。

走出酒店,才發現外麵居然下起了大雨,酒店門口站了不少避雨的人。

江阮阮冇有帶傘,也不能自己開車回去,隻能跟那些人一樣,暫時躲在酒店門口,又在網上叫了個代駕。

門口這些人似乎都跟她是一樣的心思,江阮阮等了半天,也不見有人接單。

就在她想要取消,叫席慕薇來接自己時,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。

“爺,外麵下雨了,我拿了傘,在酒店門口等您。”路謙手裡拿著把黑傘,恭敬地對電話那頭的人說著。

江阮阮看過去時,他也剛好看了過來,下意識地打了聲招呼,“江小姐。”

話音落下,電話那頭猛地沉默了一瞬。

江阮阮的臉色也變了變,知道這句問好必定落在了那頭的人耳朵裡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