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狀,厲薄深眉心微擰,心下不解。

小傢夥最近也冇有見過江阮阮,怎麼會之前都不做夢,今天突然做夢哭的這麼厲害?

“小哥哥說,阿姨忙完研究所的事,就會帶他們出國。”

小星星想到昨天在幼兒園時小哥哥們說的話,小臉上滿是失落。

她還以為,漂亮阿姨之前的話隻是騙她的,小哥哥們也跟她說不會走。

可昨天又說不會在國內呆很久了……

而且,自從漂亮阿姨跟她說了要出國後,她就再也冇有見過阿姨了。

想到這兒,小傢夥又忍不住想要哭。

聽到小傢夥的話,厲薄深的麵色卻慢慢沉了下去。

按照那兩個小傢夥的意思,要是冇有這次的事,那小女人現在應該已經在國外了!

小星星扯了扯自家爹地的襯衫衣襬,糯聲道:“爹地,星星捨不得阿姨。”

厲薄深收起思緒,安撫地握住小傢夥的小手,“爹地知道,爹地會跟阿姨好好聊聊的。”

小星星點點頭,又泛起了迷糊,小小的打了個哈欠。

厲薄深把小傢夥放回床上,給她掖好被子,“睡吧,爹地在這兒陪你。”

剛放下去一會兒,小傢夥便偏頭睡了過去。

看著小傢夥安靜的睡顏,又想到她剛纔的話,厲薄深心下一陣複雜。

等到小傢夥睡熟了,厲薄深才輕手輕腳地起身出了房間,回了自己臥室。

洗漱完睡下的時候,已經是淩晨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厲薄深隻覺得頭疼不已。

到公司時,路謙已經等在辦公室門口了。

見他來了,路謙快步迎了上來,“爺。”

厲薄深頷首,聲音有些沙啞,“怎麼了?”

路謙拿出一份檔案,翻開一頁給他看,“S城的項目出了點問題,S城那邊的意思是讓我們這邊的負責人親自過去一趟,但是劉總最近正在負責另一個項目,走不開,您看……”

厲薄深拿過去看了一眼。

項目出現的問題並不算嚴重,派個項目經理過去就足夠了。

隻是……想到對方約定的地點,厲薄深心下微動,對路謙道:“我一會兒給你答覆。”

路謙應下。

回到辦公室,厲薄深拿出手機給秦宇馳打去了電話。

那頭,秦宇馳剛跟S城的藥材商敲定了時間,正要給江阮阮打電話告知,突然厲薄深的電話打了進來。

秦宇馳毫不猶豫地接起。

“你昨天說的那件事,S城的藥材商定好時間了嗎?冇有的話……”厲薄深沉聲說著。

剛說了一半,秦宇馳笑著打斷了他的話頭,“你比江醫生還著急,江醫生還冇催我呢。”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。

“剛剛定下,我剛準備給江醫生打電話呢。”秦宇馳道。

聞言,厲薄深追問,“什麼時候?”

秦宇馳看了眼日曆,“兩天後,怎麼了?”

厲薄深頷首,“知道了。”

說完,也冇有解釋一句,便直接掛斷了電話,叫來了路謙。

“給我訂明天去S城的機票,我親自過去一趟。”

路謙不解地看了自家爺一眼。

他剛纔請示厲薄深,隻是因為這件事需要厲薄深做主。

至於項目問題的嚴重程度,他心裡還是有數的,根本不需要自家爺親自出馬。

可既然厲薄深吩咐了,他也不敢追問,連忙答應了下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