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天後,江阮阮按照約好的時間,一大早便飛去了S城。

如秦宇馳所說,剛一落地,便看到有人舉著迎接她的牌子等她。

江阮阮過去作了自我介紹,跟著那人出了機場。

“我們張總已經給您訂好酒店了,您看我是直接送您去酒店,還是先去公司呢?”

上車後,司機恭敬地問了一句。

江阮阮也冇帶什麼東西,想了一下,回道:“張總有時間的話,先去公司吧。”

她想要先把正事解決了。

司機答應下來,立刻驅車前往公司,路上又給張總打了電話說明情況。

江阮阮到公司時,張總已經在辦公室裡等著了。

“江醫生,久仰大名。”見她進來,張總起身握手。

江阮阮落落大方地伸手跟他握了一下,客氣地打了聲招呼。

兩人寒暄了幾句,江阮阮便開門見山地聊起了正事。

“張總,我今天過來……”

剛一開口,張總便不緊不慢地打斷了她的話頭,“我知道,您過來是想要跟我聊合作的事,這件事不著急,畢竟也不是隻有我一家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不由得一愣,以為還有什麼變數,遲疑著道:“合作方案我已經準備好了,您要不先看看?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再談。”

張總笑著擺了擺手,“不是您想的那樣,您是秦總推薦的,我們自然不會食言,我的意思是,今天晚上我們公司剛好要舉辦一場晚宴,屆時其他幾家公司的負責人也會出席,您要是不著急的話,晚上大家坐在一起聊?”

江阮阮這才鬆了口氣,但還是有些顧慮,“我沒關係,可以改天,但是晚上的晚宴……”

她初來乍到,跟這家公司也還冇有什麼合作關係,要是貿然參加晚宴,未免有些尷尬。

張總卻不知道她的想法,又繼續邀請,“聽秦總說,江醫生在國際上也有些名譽,能夠參加我們公司舉辦的晚宴,也算是給我們麵子了,晚宴上會有全國各地的醫藥界的名流出席,江醫生或許還可以再結識一些合作夥伴,對你我來說,也算是互惠互利了!”

早在秦宇馳向他推薦江阮阮時,張總便通過人脈,多方打聽過了江阮阮的背景,知道她之前在北城的那場學術交流會上大放異彩,剛好今天出席的有不少醫藥界的名流,應該也有不少人認識江阮阮。

因此,張總才興起了這個想法。

邀請江阮阮參加晚宴,一來,向來賓們展示自己的人脈寬廣,二來,也算是給了秦宇馳跟江阮阮麵子。

聽到他這麼說,江阮阮也不好再推辭,點頭答應了下來,“既然張總這麼說,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,這份檔案,我晚上一起帶過去。”

張總連忙製止,“這就不必了,晚上大家坐在一起聊一聊就是了,冇必要搞這麼正式,既然您也不著急,我們明天再簽字也是一樣的。”

江阮阮猶豫了片刻,不置可否地答應下來。

張總跟她說明瞭晚宴時間和地點,便讓司機送江阮阮回了酒店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