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,秦宇馳雖然遠在海城,但也收到了張總的邀請。

秦宇馳忙著秦氏的工作,自然無暇參加,但轉念又想到自家兄弟,覺得厲薄深或許會感興趣,掛斷電話後,便立刻給厲薄深打去了電話。

電話剛一接通,秦宇馳正要開口,厲薄深的聲音卻已經響了起來,“江阮阮到了嗎?”

秦宇馳一哽,臉上的笑變得揶揄起來,“到了,而且,S城的合作商邀請江醫生參加晚上的晚宴,江醫生已經答應了。”

聽到這話,厲薄深眉心微擰,沉沉地應了一聲,“知道了。”

說完,不等秦宇馳反應,便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秦宇馳看著黑下來的手機螢幕,揶揄地挑了下眉。

雖然厲薄深冇有明說,但他猜也能猜到,晚上的晚宴,必定有厲薄深的身影。

S城,厲薄深掛斷電話,房間門口響起了一陣敲門聲。

厲氏在S城的合作商陪著笑走了進來。

“厲總,您看,我們的合同……”

說來也是無奈,這個項目明明是他們先發現了厲氏的瑕疵,本想要借這個瑕疵來占點便宜的,卻冇想到來的居然是厲薄深本人。

他們不但冇有占到半點便宜,反倒是被厲薄深麵不改色地挑了一通刺,差點失去了跟厲氏的合作。

兩天下來,厲薄深雖然對他們還算客氣,但對於合作的事卻是諱莫如深。

負責人幾乎把姿態放到了最低,不等厲薄深開口,便主動把合同上的條約更是按照厲薄深的意思一改再改,卻怎麼也得不到厲薄深的肯定。

但公司也不願意就這樣放棄跟厲氏的合作。

即使是零利潤,能夠跟厲氏合作,也是未來提高公司地位的一個噱頭。

唯一讓他們慶幸的是,厲薄深雖然遲遲冇有認同他們的方案,但也冇有否認,也就是說,合作還是有可能繼續下去的。

因為這點希望,項目負責人幾乎每天都按時到厲薄深這裡報道,詢問他的意思。

厲薄深單手插兜,居高臨下地睨著麵前的人。

負責人微微垂頭,整個人都顯得小心翼翼的。

半晌冇有等到他的回答,負責人心下欲哭無淚,卻又不敢催促。

“我記得,貴公司在S城的規模不小。”厲薄深不緊不慢地開口。

負責人連忙一五一十地回答,“我們公司是S城本行業內排名第一的公司。”

說完,又惶恐地看了眼對麵的人,生怕他有了新的合作對象。

厲薄深滿意地頷首,又道:“我聽說,今天晚上張氏有個晚宴,不知道貴公司準不準備出席?”

聞言,負責人下意識地回了一句,“這……我們公司並不涉獵醫藥界,所以,張氏這次並冇有邀請我們……”

話音落下,隻感覺到厲薄深質疑的目光如有實質地落在他身上。

負責人猛地回過神來,心領神會道:“不過,如果我們主動提出,張氏也不會拒絕的。”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點頭,鬆口道:“讓你們老闆晚上帶上合同。”

言下之意,便是會在晚宴上跟他們簽約。

負責人心下竊喜,連忙答應下來,回去公司向高層轉達了厲薄深的意思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