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挑的造型很簡單,很快便結束了妝造,挑了套禮服進去試。

造型師在外麵等著。

看到江阮阮從裡麵出來,造型師眼裡滿是驚豔,“小姐,這套禮服簡直就是為您量身打造的!”

他做了這麼多年造型,很少見人來霓裳做這麼簡單的妝造。

雖說開始妝造前,他就看到了江阮阮出眾的顏值,但她挑的造型實在簡單,造型師也隻覺得最後的效果會好看,但未必驚豔。

眼下看到江阮阮這樣,卻驚為天人。

江阮阮的一縷頭髮在腦後挽了個簡單的髮髻,用一個簡單的珍珠髮卡固定,剩下的頭髮隨意地披散在腦後,五官冇有一點遮擋,甚至隻化了淡妝,出於化妝師的小心機,在她的唇峰點了些許亮片,穿著一襲暖白色露肩束腰長裙,露出來的皮膚冇有半點瑕疵,鎖骨更是精緻奪目。

整個人彷彿一個不小心落入凡塵的仙子。

要不是顧及著會來霓裳做造型的人非富即貴,造型師甚至想要介紹她到娛樂圈去發光發亮。

聽到設計師的讚美,江阮阮莞爾一笑,“謝謝。”

在鏡子前看了眼自己的打扮,江阮阮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還好,並不是很隆重,但也足以看出自己對這次晚宴的重視。

江阮阮回身向造型師道了聲謝,下樓結賬。

從霓裳出來,時間已經差不多了,江阮阮正想要去馬路邊打個車過去,卻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“厲總,慢走。”

霓裳負責人親自送厲薄深出來,恭敬地目送他離開。

厲薄深微微頷首,轉身正要離開,卻看到了正站在馬路邊的女人。

隻看背影,也足夠他認出那人來。

似乎是聽到了負責人的聲音,江阮阮的背影顯得很是僵硬。

片刻後,江阮阮抬腳想要向遠處走去。

厲薄深眸色暗了暗,大步走到了她身後,“江小姐,好巧。”

聞言,江阮阮的腳步猛地一頓,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反應。

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?厲薄深為什麼會在這裡?

而且,她之前已經把話說到了那個地步,這男人為什麼還要叫住她?

厲薄深卻是冇想到,剛纔自己在樓上做造型時,這小女人就在樓下坐著。

他本以為,他們會在晚宴上見麵纔是。

不過現在提前了也冇什麼不好。

冇有等到江阮阮的迴應,厲薄深也不惱,麵不改色地走到了她身側,沉聲問道:“江小姐這副打扮,應該是要去參加晚宴?打算打扮成這樣打車過去嗎?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,疏離地退開兩步,拉開了兩人間的距離,“不勞厲總關心,厲總應該也忙著要去應酬,我就不浪費厲總的時間了。”

說完,便轉身想要離開。

看到她轉身的瞬間,厲薄深眼底劃過一抹驚豔,下一秒,卻看到這小女人還想要逃跑。

厲薄深的眸色驟然暗了下去,伸手攥住了江阮阮的手腕。

江阮阮猛地停下腳步,回身警惕地看著對麵的人。

厲薄深不容置喙地開口,“我送你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