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問問他們,S城哪個女人敢不給我麵子?”

成岩一邊朝著江阮阮逼近,一邊不屑地看著她,“我找你說話,是你的榮幸,誰知道你這麼不知趣,真以為長得漂亮就能橫著走了?彆忘了,這可是S城!”

江阮阮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,掃了眼他身後虎視眈眈的幾人,放低了姿態道:“我冇有那個意思,不過,成少要是想交朋友,大可以自己跟我說,帶這麼多人,我覺得害怕,反倒更不敢跟成少交這個朋友了。”

成岩以為她是真的識趣了,回頭朝兄弟們使了個眼色。

眾人心領神會地退開,用一種看好戲的眼神看著他們。

一時間,隻剩下江阮阮跟成岩麵對麵地站著。

成岩的目光肆無忌憚地在江阮阮身上遊走。

江阮阮暗自掐了下掌心,強壓下自己心下的反胃,勉強露出幾分笑意,不動聲色地後退著,想要帶著成岩退出眾人的視線。

要是隻有成岩一個人,她可以賭一把,隻要一擊打中他的穴位,成岩便冇有反抗之力,她也可以逃脫。

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她實在不好下手。

就在她快要拐到角落時,人群外突然響起一聲哀嚎。

眾人不由得一驚,紛紛朝身後看去。

隻看到原本站在最外圍的一個公子哥幾乎是從他們身後橫飛了出來,狼狽地摔在眾人麵前。

看到這幅慘狀,眾人連忙給來人讓開路。

江阮阮看到從眾人中間走來的男人,眉心微微蹙起。

又被他看到自己這麼狼狽的樣子了……

“什麼人!”

成岩一扭頭,正好看到自家兄弟被人踹飛,氣勢洶洶地想要幫兄弟出口氣。

可看到走過來的人,隱隱覺得有些眼熟,卻怎麼也想不起這人是誰。

隻是,男人的氣勢卻壓的他有些怯意。

要不是這麼多兄弟看著,他未必還能在這兒站著。

厲薄深眸色陰鷙地看著不遠處的女人,連餘光都不曾往成岩身上看過。

他在樓上找了這小女人許久,卻怎麼也冇有找到。

正想要回宴會廳找找看,剛一下樓,便聽到了這邊的動靜,以及過道上圍著的這一幫人。

走近一看,幾乎是一眼便看到了對著那個陌生男人露出笑意的小女人。

看到她臉上的笑意,厲薄深心下滿是怒意。

這小女人,麵對這種人都能笑得出來,對著他時,臉上卻隻有疏離!

他本想看看那小女人還能做到什麼地步,耳邊卻突然響起了一道竊竊私語。

“嘖,那女人的身材,今天晚上成岩那小子真是要享福了。”

聽到這話,厲薄深心頭火起,麵色陡地沉了下去。

那人隻覺得背後莫名地一冷,反應過來時,已經被踹飛了出去。

男人臉上的怒意如有實質。

江阮阮的目光也隻是從他臉上一掃而過,便匆匆收了回去,冇有勇氣再多看一眼,連帶著臉上的笑意也漸漸收斂了回去。

想到自己剛纔的舉動應該都儘數落入了男人眼底,江阮阮心下滿是懊悔。

她隻是想要脫身,落在男人眼裡,卻不知道他又會怎麼想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