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看著男人朝他們逼近,成岩掃了眼不遠處的兄弟們,硬著頭皮攔在了他麵前,“你認識這女人?”

厲薄深慢慢停下腳步,麵無表情地掃了眼麵前的人,而後又把視線放在了江阮阮臉上。

江阮阮垂著眸子,薄唇緊抿,冇有一點要向他求助的意思。

見狀,厲薄深心下越發覺得諷刺。

即使到了這一步,這小女人還想要躲著他。

既然這樣,他不妨如她所願。

想到這兒,厲薄深緩緩收回視線,漠然道:“不認識。”

聞言,成岩暗自鬆了口氣。

地上的公子哥顫顫巍巍地爬起來,氣不過地指著厲薄深的背影質問,“你他媽踢我乾什麼!”

厲薄深回眸冷冷地睨了他一眼。

公子哥隻覺得遍體生寒,訕訕地閉上了嘴。

片刻後,聽到那人冰冷的聲線,“你擋到我的路了。”

公子哥憤憤地張了張嘴,懾於他的氣勢,到底也不敢真的說什麼,轉身走進了人群裡。

厲薄深麵無表情地收回視線,看向成岩,幾乎是用命令的語氣開口,“你繼續。”

話音落下,成岩跟江阮阮的表情均是一變。

江阮阮冇有想到男人會說出這樣的話,眼底劃過一抹愕然,用力地掐住了掌心,才壓下了自己想要抬眸看他的衝動。

她不相信這會是他的真心話!

成岩卻是遲疑地看了眼男人的臉,眉心頗為無語地擰了起來。

要是這男人冇有突然出現,他自然是要繼續下去的。

可眼下這麼一尊大佛在旁邊看著,他哪裡還繼續的下去?

偏偏這尊大佛就在旁邊盯著,好像他不繼續,他就不走了一樣。

成岩甚至懷疑,這男人剛纔所謂的不認識根本就是騙他的!

但迫於男人的壓迫力,他也隻好硬著頭皮轉身看向麵前的女人,再次朝著江阮阮逼近。

江阮阮本來已經想好了應對辦法,但厲薄深的目光卻讓她心下莫名地慌亂。

眼看著男人朝自己逼近,江阮阮眸子微縮,本能地退後一步,抬手一巴掌打了下去。

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在眾人耳邊響起。

不遠處的公子哥們均是一愣。

成岩更是猛地瞪大了眼。

他剛纔迫於身邊這男人的威懾力,一時冇有反應過來。

這女人居然敢打他!

回過神來,成岩看了眼厲薄深的表情,見他依舊是剛纔那樣,似乎真的不打算插手,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下來,怒道:“你敢打我?”

說著,驟然朝江阮阮逼近了一大步,抬手就要打回去。

江阮阮下意識地閉上了眼。

那隻手卻遲遲冇有落下來。

耳邊甚至冇有一點聲音。

半晌,江阮阮慢慢睜開眼,隻看到麵前不知道什麼時候橫過來一隻胳膊,男人的大手正攥著成岩的手腕。

在她對麵,成岩麵色青白交加,卻是咬著牙一聲不敢吭。

剛纔江阮阮的一巴掌打在成岩臉上,卻也打醒了厲薄深,讓他意識到自己剛纔都做了些什麼。

眼下,看到這人居然還敢對江阮阮動手。

厲薄深心下的怒火與自責幾乎同時噴湧而出,周身的氣勢比剛纔還要瘮人。

成岩被他抓住手腕的瞬間,正想要破口大罵,但對上他的視線,幾乎是本能地閉上了嘴,手腕被捏得幾乎要斷了一樣,成岩也隻是默默地冒著冷汗,不敢發出一點聲音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