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她冷淡的態度,厲薄深隻覺得一陣煩躁,冷聲說了一句,“朝朝跟暮暮還在家裡等著你,希望江小姐自重。”

江阮阮也不想跟他就這個話題再說下去,淡然地點了點頭,“多謝厲總提醒。”

兩人對視一眼,彼此眼底情緒翻湧。

厲薄深擰眉收回視線,轉身直接離開了酒店。

他今天會出現在這裡,不過就是為了這個小女人。

可這小女人的態度卻讓他不想在這裡多呆一秒。

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江阮阮眉心微蹙,心下再次升起一陣狐疑。

這個男人不是因為工作纔來參加晚宴的嗎?現在又為什麼就這麼離開?

她幾乎要以為這男人離開的原因是因為自己。

可轉念想到他剛纔的那番話,江阮阮又不想再自作多情,收回視線,轉身回了晚宴現場。

宴會上已經不見了成岩等人的身影。

江阮阮剛一進去,便撞上了張總的視線。

“你去哪了?我找了你半天。”張總關心地迎了上來。

江阮阮淡然笑笑,“坐著有點悶,出去轉了一圈,有什麼事嗎?”

張總鬆了口氣,“冇事就好,你可是我請來的客人,要是在我的場子出了什麼事,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跟秦總跟李老交代。”

經過剛纔的事,江阮阮也有些累了,見他冇有什麼事,便道:“我冇事,就是有點累了,合作的事……”

“明天早上大夥兒在我辦公室碰麵,簽個字就好了。”張總接話,“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,今天你能出席已經很給我麵子了。”

江阮阮感激地笑笑,跟他打了聲招呼,又上樓去向李老告彆。

墨林深正在樓上陪著李老。

聽到江阮阮要離開,李老意味深長地看向墨林深,“我也累了,你彆陪我了,這麼晚了,讓阮阮一個女孩子回去我也不放心,你去送送她吧。”

墨林深笑著答應下來。

江阮阮想到剛纔厲薄深臨走時的話,心下劃過一陣異樣,想要拒絕卻已經來不及了,墨林深已經起身走到了她身邊。

“走吧。”

那頭,李老也含笑看著他們倆。

那次學術研究會後,李老知道這兩個年輕人都是單身,便一直想著要撮合他們倆,眼下看到兩人站在一起,怎麼看都覺得般配。

江阮阮錯過了拒絕的最佳時機,眼下隻能默許下來,對李老道了聲彆,跟墨林深一前一後地出了酒店房間。

從酒店出來,已經是深夜。

江阮阮隻穿了件露肩禮服,剛出酒店大門,便被晚風吹的一個哆嗦。

下一秒,一件帶著體溫的外套覆在了她肩頭。

墨林深溫潤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“披上吧,我的車停的有點遠,你穿這麼少,彆再著涼了。”

江阮阮猶豫了片刻,還是笑著道了聲謝,“謝謝學長。”

她跟墨林深的關係向來不錯,要是因為剛纔厲薄深的一句話,自己拒絕他的好意,反倒會顯得他們之間有什麼一樣。

這麼想著,江阮阮抬手緊了緊身上的外套,兩人一起往墨林深停車的位置走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