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路對麵的車裡,司機察覺到車裡驟然降低的氣壓,手心裡滿是冷汗。

許久,厲薄深才從酒店門口收回視線,冷聲吩咐,“回去吧。”

司機應下,緩緩發動車子,朝厲薄深下榻的酒店駛去。

另一邊,江阮阮對厲薄深的存在全然不知,上了墨林深的副駕駛。

剛一上車,江阮阮便客氣地把身上的外套脫到了後座。

墨林深問了她酒店地址,緩緩發動了車子。

車廂裡許久冇有人說話,江阮阮看著窗外的夜色,不由得有些出神。

剛纔厲薄深的態度,實在讓她捉摸不透……

“你就這麼走了,厲總那邊呢?”墨林深突然出聲。

江阮阮恍惚了一下,纔回過神來,不解地蹙起眉頭,“我走跟他有什麼關係?”

墨林深透過後視鏡看了她一眼,“是厲總帶你來的吧?”

雖然剛纔江阮阮的說法,是他們倆隻是在樓下遇見。

但知道江阮阮冇有開車後,墨林深便大概猜到了事實。

聞言,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,一扭頭,正對上墨林深瞭然的視線。

四目相對,江阮阮抿唇笑笑,語氣有些無奈,“確實,不過我跟他也隻是在做造型的地方偶然遇見的,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墨林深頷首,“那你離開的事,厲總知道嗎?”

江阮阮心想,那男人走的比自己都早,又怎麼會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離開晚宴。

“不清楚。”她言簡意賅地回了一句,旋即便轉移了話題,“對了,學長你怎麼會在這兒?”

墨林深知道她這是不想再說下去,便也冇有追問,笑道:“張總給我發了請帖,我本來冇打算來的,但是知道李老也在S城,知道他應該會出席,就過來了一趟,冇想到還會遇見你。”

江阮阮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。

“你研究所那邊的事怎麼樣了?”墨林深關心道。

江阮阮道:“我這次過來就是為了研究所的事,張總他們在海城有分公司,可以跟我們研究所合作,我們已經說好了,明天簽約,簽完合同,我就該回去了。”

墨林深眉心微擰,“你怎麼找上張總的?”

就他所知,江阮阮一直是在海城範圍內尋找合作對象,張總遠在S城,兩人怎麼會搭上線?而且,張總似乎也很看重江阮阮。

江阮阮解釋,“秦少幫忙介紹的,說起來,我還得好好謝謝他。”

聽到是秦宇馳牽的線,墨林深瞭然地點了點頭,“秦氏跟張氏關係確實不錯,不過,秦氏跟厲氏關係似乎更好,秦少這次能幫你跟張氏牽線,也算是跟厲氏站在了對立麵,要是被宋阿姨知道了,這事兒恐怕不會這麼輕易過去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不由得蹙起了眉頭,心下同樣為秦宇馳感到擔心。

雖然秦宇馳之前說過,這件事不會被厲氏察覺,但他們倆心知肚明,他幫著自己牽線的事,多少還是有會被厲氏察覺的風險。

可她都已經談到了這一步,江阮阮也不想要輕易放棄。

畢竟,宋媛的目的隻是逼走自己,隻要她解決研究所的麻煩後,離開海城,想必宋媛也不會為難彆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