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車子在酒店門口緩緩停下,江阮阮向墨林深道了聲彆,下車進了酒店。

第二天一早,按照跟張總約好的時間到張總辦公室簽訂了合約,江阮阮便踏上了回程的飛機。

坐在飛機上,江阮阮緊繃了幾天的心終於慢慢放鬆下來。

這次回去,隻要再觀察一陣子,確認了這幾家公司給研究所的供應穩定,她就可以放心地出國了。

就在她出神時,有人在她身邊的座位上坐了下來。

江阮阮回過神來,下意識地朝旁邊看了一眼,看到身邊的人時,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。

“江小姐又要覺得是我在跟蹤了嗎?”厲薄深諷刺地挑眉,“介意的話,需要我去換個座位嗎?”

聞言,江阮阮暗自掐了下掌心,才壓下了心下的不悅,冷淡迴應,“不必了,我也不會對陌生人提出這種要求。”

說完,便側了側身子,背對著厲薄深半躺下來。

厲薄深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一幕,再看到江阮阮對自己的態度,心下無名火起,語氣越發涼薄,“怎麼就江小姐自己?墨少呢?不陪江小姐一起?”

聽到他一再提起墨林深,江阮阮坐起身來,不悅地蹙眉對上他的視線,“我跟學長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,麻煩厲總不要亂說!”

話音落下,耳邊響起一聲冷嗤,“你又知道我想的是什麼關係了?”

江阮阮張了張嘴,憤憤地躺了回去,把小毯子往臉上一蓋,不想再理會身邊的人。

也不知道是怎麼了,就她所知,墨林深跟他的交集幾乎為零,但這個人就是莫名其妙地針對他。

看到她惱羞成怒,厲薄深眸色冷了幾分,正要再說些什麼,空姐迎著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,厲薄深擰了下眉,壓抑著怒火冇再開口。

飛機緩緩起飛。

江阮阮僵著身子麵朝窗戶躺著,期間幾次聽到空姐在他們座位旁邊詢問是否需要服務,都被身邊的男人冷漠拒絕。

江阮阮也樂得不用轉身去麵對厲薄深。

隻是,每次空姐離開後,男人的視線就會落在她身上,像是要把她盯出一個洞來。

江阮阮隻覺得一陣不適。

感覺到男人的視線再次落到自己身上,江阮阮掀開薄毯坐了起來,正要開口說些什麼,男人卻率先開口,“她剛纔說,我們遇上了空氣對流,飛行過程中可能會有顛簸。”

江阮阮嘴邊的話儘數被堵了回去,麵上一時間有些不解。

不等她反應,突然飛機顛簸了一下。

江阮阮重心不穩地朝著厲薄深的方向傾了下身子,又被安全帶拉了回去。

剛剛坐定,耳邊便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與詢問聲。

“怎麼回事?飛機還能平安落地嗎?”

“我們是不是要死了?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都是第一次在坐飛機時遇到事故,心下慌亂不安。

廣播裡,空乘反覆向眾人解釋著事故原因,並努力安撫眾人不要驚慌。

隻是,伴隨著她的安撫,飛機再次顛簸起來,甚至比剛纔的幅度還要更大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