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顛簸漸漸停了下來,江阮阮腦子裡卻是一片空白。

一直到飛機安全落地,江阮阮才慢慢回過神來,想到剛纔的場景,心下還是有些後怕。

“我說了,會平安落地的。”厲薄深意味不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“不過,既然已經落地了,江小姐是不是也可以放開我了?”

江阮阮猛地一愣。

剛纔她實在太慌亂了,幾乎忘記了身邊這人的存在。

隻是,放開他?這男人在說什麼?

就在她茫然時,左手似乎有什麼東西動了動。

江阮阮低頭看了一眼,隻看到兩人的座位相接的地方,她跟厲薄深的手彼此交握著。

準確地說,是她死死地攥著男人的手,那隻大手上甚至有了她的指痕,甚至於她的手已經用力到有些僵硬,以至於她剛纔甚至冇有發覺這件事。

看到兩人交握的手,江阮阮還愣了幾秒,才猛然反應過來,觸電一般鬆開了男人的手。

厲薄深並不意外地哂笑一聲。

不動不知道,收回手的瞬間,江阮阮才發現,自己剛纔幾乎是出了一身的冷汗,手心裡更是汗津津的。

意識到這一點,江阮阮下意識地看了眼身邊的男人,隻看到他從一旁拿了紙巾,正不緊不慢地擦著掌心。

毫無疑問,他手心裡全是自己握出來的汗。

江阮阮一陣尷尬。

冷靜下來後,男人剛纔安撫自己的樣子也漸漸浮現在江阮阮腦海中。

儘管想要跟他拉開距離,江阮阮卻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心下的慶幸,還好,剛纔自己身邊有他在……

回過神來,江阮阮認真地看向身邊的人,“剛纔謝謝你安慰我,要不然……”

厲薄深扔掉用來擦汗的紙巾,回眸對上她的視線,一眼便看到了小女人仍沁著冷汗的額頭,眉心擰了擰。

江阮阮以為他是在介意自己的態度,抿了下唇,一時間竟有些無措。

她本該把厲薄深當成陌生人來對待,但這個人剛剛在她那麼需要的時候安慰她,她實在冇辦法對他冷漠。

就在她茫然時,麵前遞過來兩張紙巾,男人的聲音隨之響起,“擦擦汗,你額頭上全是汗,現在飛機已經落地了,不用再害怕了。”

江阮阮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,抬手接過紙巾,擦了擦額頭的冷汗,而後再次看向麵前的人,“剛纔真的謝謝你了,我確實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,有些失態了。”

厲薄深不以為意地挑了下眉,“然後呢?隻是口頭道謝而已?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,為難地看著麵前的人,“厲總希望我怎麼謝你?”

聽到她冷淡的稱呼,厲薄深諷刺地扯了扯唇,“希望你不要再躲著我,能做到嗎?我記得你說的是,我們倆的關係是陌生人,江小姐應該冇必要一直躲著一個陌生人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怔了幾秒,垂下眸子冇有接話。

這次的事,她確實很感謝厲薄深,但該保持的距離,她也還是會繼續保持。

看到她的態度,厲薄深沉默了幾秒,麵無表情地從座位上起身,冷聲道:“既然做不到,那就算了。”

說完,便抬腳下了飛機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