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似乎是聽到了外麵的動靜,幾乎是停車的瞬間,彆墅門隨之打開,兩個小傢夥拽著席慕薇跑了出來。

看到院子裡停著的車,三人的麵色都有些奇怪。

這輛車……好像有點眼熟。

車廂裡,江阮阮看到三人投過來的視線,隻覺得一陣頭疼。

就在她猶豫著下車後要怎麼跟他們解釋時,身邊的人突然打開了車門。

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,轉身想要自己開門下去,那人卻已經繞到了自己這邊。

“到了。”厲薄深像是在提醒她自己的處境一樣,朝她伸出了手。

江阮阮咬牙,想要自己從另一邊下去。

厲薄深壓低的聲音再次在她耳邊響起,“江小姐應該也不想讓兩個孩子看到你摔倒的樣子吧?”

聞言,江阮阮動作一僵。

她確實還冇有恢複多少力氣,隻是,她也不想讓兩個小傢夥看到自己跟厲薄深親密的樣子。

但她更不想讓小傢夥們看到她狼狽的樣子……

猶豫了半晌,江阮阮到底還是伸手扶助了厲薄深的胳膊。

在厲薄深的攙扶下,慢慢從車裡走了出來。

兩個小傢夥看到厲薄深下車時,恍然過來。

他們太久冇有看到爹地,以至於都忘了這是爹地的車。

隻是,媽咪不是不喜歡爹地嗎?現在又為什麼跟爹地一起?

這麼想著,小傢夥們看厲薄深的眼神裡滿是警惕。

看到媽咪被他扶著從車上下來,小傢夥們更是擔心不已,鬆開乾媽的手,快步跑到了江阮阮身邊,亦步亦趨地跟著他們,一邊走,一邊仰著頭關心江阮阮,“媽咪,你怎麼了!”

江阮阮看到小傢夥們一臉擔心的樣子,勉強露出幾分笑意,安撫道:“媽咪有點暈機,睡一會兒就好了。”

席慕薇也跟了過來,狐疑地看了眼她身邊的厲薄深,而後關心地看著她,“怎麼這麼嚴重?”

江阮阮搖搖頭,慢慢停下腳步。

厲薄深察覺到她的意圖,也跟著停了下來。

“有勞厲總送我回來,我就不請你進去坐了。”江阮阮疏離地對厲薄深笑笑,又朝席慕薇伸出一隻手,“慕薇,扶我一下。”

聞言,席慕薇連忙伸手把人扶住。

厲薄深卻擰著眉冇有放手。

兩個小傢夥卻已經擠到了他身前,伸手要去牽江阮阮的手。

看到身前的兩個小糰子,又想到剛纔在飛機上這小女人的低語,厲薄深擰了下眉,到底還是放開了手。

朝朝讓暮暮牽著媽咪的手,自己轉身麵對著身後的男人,繃著小臉問他,“我媽咪怎麼了?你為什麼跟媽咪在一起?”

看到小傢夥像是護食的小狼一樣,厲薄深覺得有些好笑,同時也無法忽視這小傢夥對他的警戒。

跟江阮阮一樣,這兩個小傢夥對他的態度始終如一的戒備。

厲薄深意味不明地扯了下唇,耐著性子對小傢夥解釋,“我跟你媽咪剛好在同一架飛機,下飛機後,我看到她不舒服,所以送她回來了。”

朝朝狐疑地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,卻看不出任何異樣,隻能默認他說的是真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