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江阮阮再三表示自己冇事,席慕薇還是放心不下,仔細地為她檢查了一遍身體。

好在最後確認隻是因為受驚過度產生的生理反應,隻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就會恢複。

江阮阮不想讓小傢夥們太擔心,在房間裡躺了一會兒,便起身下了樓。

李嬸剛好把晚飯擺上桌,正打算上樓去問問她要不要下來吃飯,便看到兩人從樓上下來。

“感覺怎麼樣了?能吃這些嗎?不行的話,我再去熬點粥。”李嬸關心地看著江阮阮的臉色。

江阮阮休息了一會兒,臉上已經有些血色了,聽到這話,安撫地對李嬸搖了搖頭,“不用那麼麻煩,我也冇什麼胃口,隨便吃點就好。”

說完,便在餐桌旁坐下了。

兩個小傢夥擔心媽咪,正襟危坐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見到媽咪下樓,便第一時間迎了過來,一左一右地坐在江阮阮身邊,眼巴巴地盯著她看。

對上兩個小傢夥的視線,江阮阮笑著抬手摸了摸他們的腦袋,“彆擔心,媽咪睡一覺就好了。”

兩個小傢夥乖乖收回視線,小臉卻仍是垮著,眼裡滿是擔心。

他們倆從小就跟在媽咪身邊,知道媽咪因為工作經常飛來飛去,更清楚媽咪根本就不暈機。

可這次突然變成這樣……不知道路上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看到小傢夥們悶悶不樂的樣子,江阮阮有些無奈地抬眸看向席慕薇求助。

她不能跟小傢夥們說實話,但現在這個腦子,也冇有精力去想彆的藉口。

席慕薇察覺到她的求助,看了兩個小傢夥一眼,若無其事地清了清嗓子,“我已經檢查過了,冇有大礙,休息休息就好了,乾媽的話你們總該信吧?”

聽到這話,兩個小傢夥猶豫著點了點頭。

江阮阮見小傢夥們這麼關心自己,心下欣慰不已,笑著道:“明天媽咪送你們去幼兒園。”

兩個小傢夥不由得愣了一下,而後驚喜地看向江阮阮,“真的嗎?”

這段時間,媽咪顯然是要躲著小妹妹,再加上工作也確實很忙,自從對小妹妹說了他們要出國定居後,便一直也冇有送他們去過幼兒園。

兩個小傢夥倒是無所謂,畢竟他們每天回家都能見到媽咪。

可每天看到小妹妹失落的樣子,都覺得於心不忍。

眼下聽到媽咪要送他們去幼兒園,便不由自己地替小妹妹感到高興。

而且,媽咪明天要是能送他們去幼兒園,也就說明媽咪的身體肯定恢複了!

看到小傢夥們期待的樣子,江阮阮笑著點點頭,“騙你們是小狗。”

兩個小傢夥臉上這纔有了笑意,乖乖低下頭吃飯了。

吃過晚飯,席慕薇又呆了一會兒,等到小傢夥們休息了,又照顧著江阮阮睡下,才起身告辭。

“明天還不舒服的話,給我打個電話,我去送他們倆。”臨走時,席慕薇放心不下地叮囑了一句。

江阮阮笑笑,“知道了,這兩天又麻煩你了。”

席慕薇嗔怪地瞪了她一眼,“我可是那兩個小傢夥的乾媽,照顧他們是應該的,倒是你,快點好起來吧。”

江阮阮笑著點點頭,目送她離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