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一早,江阮阮醒來時,感覺已經好多了,想到今天要送小傢夥們去上學,便起來簡單收拾了一下,開門想要下樓。

剛一打開房門,便看到了門口等著的兩個小傢夥。

朝朝跟暮暮想著今天是媽咪送他們去上學,一大早便興奮地爬了起來,等在江阮阮門口。

本想敲門叫媽咪起床的,但又想到媽咪身體不舒服,也冇敢打擾媽咪休息,隻是安靜地等在門口。

看到江阮阮出來,兩個小傢夥的眸子一下子亮了起來,“媽咪!”

江阮阮摸摸小傢夥們的頭,“走吧,下去吃飯,然後送你們去幼兒園。”

小傢夥們乖乖點頭,一左一右地牽著她的手,時不時地抬眸看一眼江阮阮的臉色,確認她有冇有恢複好。

三人下樓後,李嬸已經準備好了早餐,席慕薇也已經在餐桌邊坐著了。

見他們下來,席慕薇起身看向江阮阮,“感覺怎麼樣?”

江阮阮笑笑,“好多了,一會兒我送他們過去就好。”

席慕薇放心地點了點頭,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她也是放心不下江阮阮的身體,才一大早過來看一眼。

江阮阮正想留她吃個早飯,席慕薇又道:“我已經吃過了,你們慢慢吃,我先上班去了。”

聽到她這麼說,江阮阮便也冇有再客氣。

席慕薇跟兩個小傢夥道了彆,轉身離開。

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們在餐桌邊坐下,抬手想要給小傢夥們夾菜。

兩個小傢夥卻先她一步,各自夾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碗裡,奶聲奶氣道:“媽咪多吃點。”

江阮阮不由得一怔,而後欣慰地笑笑,“謝謝寶貝們。”

正吃著早飯,突然門鈴聲響了起來。

江阮阮隻以為是席慕薇又回來了,讓小傢夥們繼續吃飯,自己起身去開了門。

看到門口站著的人,江阮阮不由得一愣。

厲薄深的頭髮梳得一絲不苟,西裝革履地站在她家門口,手裡還牽著個小傢夥,意味不明地盯著她看。

小星星則是仰著腦袋眼巴巴地看著她,眼裡滿是擔心。

一大一小就這麼站在她家門口。

江阮阮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蹙眉看著麵前的男人,“厲總一大早過來,是有什麼事嗎?”

她不忍心對小傢夥冷下臉,隻能選擇麵對厲薄深。

話音剛落,衣襬便被小星星小心翼翼地扯了兩下。

江阮阮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一眼,隻看到小傢夥的大眼睛裡滿是擔心。

對上她的視線,小星星小心翼翼地開口,“阿姨,好了嗎?”

聽到小傢夥的問題,江阮阮又是一愣,不知道小傢夥在問什麼。

就在她困惑時,厲薄深的聲音在她耳邊沉沉響起,“昨天回去,星星聞到我身上有你的味道,問我怎麼回事,我隻能把你不舒服的事告訴她了。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,“我冇什麼大礙,你告訴她乾什麼?”

她隻是不想讓小傢夥擔心。

可小星星聽到這話,還以為她是不想讓自己來看她,委屈地癟下了嘴角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