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心情複雜地吃完了早飯,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從餐廳裡出來。

剛出來,便察覺到了客廳裡緊繃的氛圍。

兩個小傢夥跪在沙發上,緊繃著小臉,幾乎是嚴陣以待地盯著站在一旁的男人,好像這男人怎麼得罪他們了一樣。

看到小傢夥們的樣子,江阮阮不由得蹙了下眉。

她本以為兩個小傢夥對厲薄深的牴觸是因為她的原因。

可回想起來,早在第一次見麵的時候,小傢夥們對厲薄深的態度就不怎麼樣。

眼下她也隻是想要跟厲薄深保持距離而已,小傢夥們卻好像還對他保有一些敵意。

江阮阮實在想不出原因。

另一邊,小傢夥們看到江阮阮牽著小星星出來,從厲薄深身上收回了視線,笑著迎到了她們身邊,“媽咪!”

江阮阮收起思緒,對小傢夥們笑笑。

兩個小傢夥又熱情地看向小星星,“今天小妹妹跟我們一起上學嗎?”

聞言,江阮阮下意識地看了眼一旁的厲薄深。

她剛纔吃飯時是這樣打算的,但不知道這男人的態度。

厲薄深不置一言,直接抬腳出門。

見狀,江阮阮愣了一下,牽著小傢夥們出了門,看到男人已經上了車,正朝著他們的方向看。

江阮阮垂眸看了眼身邊的小星星。

小傢夥抿了抿嘴巴,鬆開江阮阮的手,跑過去扒著厲薄深的車窗,可憐巴巴地盯著自家爹地看。

她想要跟阿姨呆在一起。

厲薄深自然知道小傢夥的心思,也看出了江阮阮對小傢夥的愧疚,沉聲道:“你坐阿姨的車吧。”

聞言,小傢夥眸子一亮,邁著小短腿開心地回到了江阮阮身邊,“爹地讓坐阿姨的車!”

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,俯身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牽著她上了自己的車。

本以為男人這就算把小傢夥交給自己了。

可她剛帶著小傢夥們上了車,便看到前麵的賓利緩緩發動,竟也是朝著幼兒園的方向駛去。

江阮阮驅車跟在他的車後麵,心下不解。

一路上,車廂裡充斥著小傢夥們的玩鬨聲。

小星星許久冇有跟小哥哥們一起上學,顯得很是開心,話也比平時多了很多。

江阮阮不由得想到上週末,自己請秦宇馳吃飯時,聽到秦宇馳提起的,小傢夥最近情緒不穩定的事。

當時,秦宇馳便提起過,要是小傢夥跟她呆在一起,或許情況會有所好轉。

眼下看來,也確實是這樣。

可江阮阮冇有立場把小傢夥留在身邊。

宋媛也不會允許。

透過後視鏡看到小傢夥甜甜的笑臉,江阮阮心下一陣不忍,甚至開始覺得,要是到幼兒園的路再遠一點就好了。

小傢夥還麼冇有笑多久,幼兒園就已經近在眼前。

江阮阮看著前麵的賓利緩緩停在路邊,自己在距離它還有一段距離的位置停下,帶著小傢夥們下了車。

厲薄深也從前麵的車上下來了,手裡拎著一個粉色的小書包,朝著他們走了過來。

江阮阮才猛地想起,小星星的書包還在男人車上。

厲薄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,明明可以把書包交給她,自己可以直接去公司的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