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路上,厲薄深腦子裡儘是江阮阮剛纔那句絕情的話。

他本以為帶著小傢夥去見那小女人,她會有所心軟,卻冇想到,那小女人會那麼鐵石心腸,看到小傢夥那麼擔心她,還說得出那樣的話。

讓他以後不要再帶著小傢夥去見她。

那小女人就這麼不想看見他。

直到進了公司,厲薄深的麵色還是有些難看。

“爺。”路謙恭敬地迎了上來,道,“秦總早上過來了,在您辦公室等著。”

厲薄深收回思緒,頷首走進了辦公室,路謙緊隨其後跟了進去。

剛一進門,便看到秦宇馳正悠然地坐在沙發上,手邊放著一份檔案。

見他進門,秦宇馳拿起檔案,笑著起身坐到了辦公桌對麵的椅子上,挑眉問了一句,“今天怎麼來這麼晚?”

厲薄深擰了下眉,“送星星去上學了。”

秦宇馳瞭然地點了點頭,把檔案給他遞了過去,聊起了兩家合作的項目。

兩家向來關係密切,合作也不少,一直以來都合作的很愉快,這次的項目也隻是簡單聊了兩句,便把事情定了下來。

秦宇馳得到結果,卻冇有立刻離開,反倒是把話題轉到了江阮阮身上,“對了,S城那邊給我打電話了,說跟江醫生的合作已經談攏了,看樣子過程是很順利。”

言下之意,便是在跟厲薄深邀功。

提起那小女人,厲薄深便忍不住想起剛纔她的那句話,麵色也慢慢沉了下去。

秦宇馳看到自家兄弟的表情跟他想的截然相反,不解地擰起眉頭,“怎麼提起江醫生,你不是很高興的樣子?你們倆又在我冇看到的地方發生什麼事了?”

不等厲薄深迴應,秦宇馳又語重心長地勸他,“當年你對江醫生的態度,大家都有所耳聞,現在既然你想把人留在身邊,必須得有點耐心,再說,人家江醫生可是個女人,還是星星的生母,你總得讓著她點。”

厲薄深眸色暗了暗,不置可否地說了一句,“知道了。”

秦宇馳苦口婆心地說了一堆,最後卻隻得到了這麼個回答,愣了幾秒,才無語地追問,“你知道什麼了?”

厲薄深掃了他一眼,“江阮阮的合作很順利。”

合著他剛纔的那些話是白說了。

秦宇馳無奈地歎了口氣,旋即又猛地意識到他剛纔說了什麼,不解地對上他的視線,“你怎麼知道?”

S城的那些藥材商一直都是他負責聯絡,江阮阮那邊更不可能主動跟厲薄深說這件事。

想到這兒,秦宇馳狐疑地看著自家兄弟。

難不成,這人派人監視江醫生了?

厲薄深淡然道:“我這兩天也去了一趟S城,昨天纔回來。”

秦宇馳一愣,仔細一想,這時間幾乎跟江阮阮往返的時間重合了。

再想到前兩天厲薄深特意問了他,江阮阮去S城的時間。

要是在得知江阮阮要去S城後,厲薄深也跟著去了,這樣說來就合理了不少。

而且,這樣一來,前天晚上的晚宴,自家兄弟肯定也出席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