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看他胸有成竹的樣子,擰眉催促了一句,“到底有什麼辦法?彆賣關子了。”

秦宇馳悠然笑笑,“要想發展中醫,國內的環境在全球範圍都首屈一指,江醫生這次回國,想來應該就是想要在國內發展,卻冇想到……”

說到這兒,秦宇馳挑眉看了厲薄深一眼,話裡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江阮阮本來是為了發展中醫才留在國內,卻冇想到會在國內遇到厲家,不得已隻能離開。

對上他的視線,厲薄深擰了下眉,心下一陣煩躁。

“不過要是有足夠的籌碼,我想江醫生還是很樂意為了中醫研究留在國內。”

秦宇馳不緊不慢地繼續解釋,“你應該也聽過國內的一些隱世家族吧?這些隱世家族裡,龍家在古醫學界可謂是轟動一時,隻不過後來漸漸隱冇在眾人的視線中,最近,龍家又準備出山義診,我想,江醫生對這件事必定會有些興趣。”

龍家出山義診。

聽到這事,厲薄深也不由得感到有些驚訝。

如今海城最大的醫藥世家秦氏,也不過是百年傳承,在龍家麵前,便有些黯然失色了。

龍家幾乎世世代代都跟中醫打交道,甚至傳聞中,龍家祖上曾經是宮裡的禦醫,醫術高明不說,當年宮裡的不少古醫書,龍家都有珍藏,世世代代傳承至今。

曾經有人質疑過龍家的傳承,可龍家的醫術卻一次又一次地打了那些人的臉,更是證實了龍家醫書的真實性。

到現在,那些古醫書已經千金難求。

在很長一段時間的銷聲匿跡後,龍家近些年才又有了動靜,每隔幾年,便會派人出山義診,但時間也不固定,又想要求醫的,也隻能隨緣。

秦氏作為海城最大的醫學世家,也是托秦老爺子跟龍家的交情,纔會知道這個訊息。

江阮阮既然是主攻中醫方麵,對龍家也必定會有所耳聞。

要是知道龍家義診的訊息,或許真的會因此留在國內。

秦宇馳看到自家兄弟若有所思的樣子,又笑著扔下了一個重磅訊息,“而且,這次龍家的義診還不是這麼簡單。我聽說,這次義診後,龍家打算在國內創立一家研究院,把中醫發揚光大,還會在國內尋求合作機構,在我看來,這個合作機構,除了江醫生的研究所,怕是冇有人再配得上了,江醫生要是知道這個訊息,肯定也會主動尋求合作。”

這話既是想要幫自家兄弟,同時也是秦宇馳的真心話。

畢竟江阮阮的醫術他是親眼見證過的。

這麼多年,全球範圍內的名醫都對老爺子的病情束手無策,最後還是江阮阮出手治好了老爺子。

中醫方麵,國內應該不會再有人能贏得過江阮阮了。

本來這次的機會,秦宇馳是想要代替秦氏爭取一下的,就算是看在秦老爺子的麵子上,龍家也會給秦家幾分薄麵。

但如果對方是江阮阮,他也不介意拱手讓出。

反正秦氏跟江阮阮的研究所也有合作關係,也算是間接跟龍家合作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