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宇馳的提議,厲薄深麵色漸緩。

他深知江阮阮的性子,在她心裡,中醫的位置想必也是數一數二的。

要是真的有這樣的機會,那小女人必定會選擇留在國內,爭取跟龍家合作的機會。

“我這個辦法怎麼樣?”秦宇馳笑著邀功。

厲薄深不置可否地扯唇,“不錯,要是能把人留下來,算我欠你個人情。”

厲氏對醫藥界涉獵不深,跟龍家更是冇有什麼交情,也說不上話。

就算他能說的上話,這件事要是由他跟江阮阮提,那小女人也可能因為他而拒絕這次機會,得不償失。

由秦宇馳跟她提起,便顯得名正言順。

秦宇馳挑眉,“人情就算了,等你們倆結婚了,記得給我包個大紅包就行。”

說完,不等厲薄深開口,便起身拍拍屁股離開。

從厲氏出來,秦宇馳冇有回公司,而是直接回了秦家。

這件事由他來提,倒不如讓老爺子親自跟江阮阮說來的更有信服力。

江阮阮也不會想那麼多。

回到家時,老爺子正被護工扶著鍛鍊身體,見他突然回來,老爺子不解地問了一聲,“怎麼這會兒就回來了?公司冇事了?”

秦宇馳過去代替護工扶著老爺子的胳膊,笑道:“爺爺,跟您商量一件事。”

老爺子微微頷首,“你說。”

“過段時間龍家出山義診,能不能麻煩您出麵,賣江醫生一個人情,幫她跟龍家說說話,讓她跟龍家的人一起義診?”秦宇馳道。

秦老爺子跟龍家有些交情,義診的事也能說的上話。

老爺子不置可否地點點頭,“這件事,不用你說,我也有這個打算。”

秦家百年傳承,對於中醫,那更是推崇。

算起來,這麼多年,除了龍家的人,江阮阮是老爺子見過的真正在中醫方麵有所建樹的人,還這麼年輕。

秦老爺子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好苗子。

更何況,老爺子也看得出來,江阮阮對中醫的熱愛,知道這次機會對於江阮阮來說有多難得。

早在知道龍家要出山義診,老爺子便想到了要介紹江阮阮給龍家的人認識。

見老爺子跟自己想到了一處,秦宇馳心下鬆了口氣,又小心翼翼道:“那……這次龍家成立研究院後的合作名額……”

秦老爺子自然聽出了他的言下之意,當下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自家孫子,“你對江醫生有想法?”

秦宇馳啞然。

一來,他對江醫生除了欣賞,再冇有彆的感情。

再說,江醫生可是他兄弟看上的女人,他怎麼可能對她動心思?

可偏偏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錯覺,讓他欲哭無淚。

老爺子看到自家孫子的表情,知道自己是想多了,瞭然地笑了笑,“知道了,不過既然是龍家找合作對象,這件事到底還是龍家說了算,我這老頭子也說不上話。”

秦宇馳連忙附和,“我就是先知會您一聲,怕到時候秦家跟江醫生的研究所二選一,秦家落選了,您再失望。”

老爺子不大在意地笑笑,“江醫生有那個實力,而且,既然是龍家選的,我有什麼可失望的。”

見老爺子這麼看得開,秦宇馳徹底放下心來,又道:“那這件事就麻煩您跟江醫生提一下了。”

老爺子答應下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