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秦家回來,兩個小傢夥已經在家裡等著了。

看到江阮阮進門,小傢夥們一反常態地冇有迎上來,反倒是蔫蔫地坐在沙發上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江阮阮不解地看了李嬸一眼。

李嬸無奈,“晚上我去接他們的時候就是這樣了。”

兩個小傢夥本來還跟小星星玩鬨呢,看到她過去,三個小傢夥都有些笑不出來了。

一路上,兩個小傢夥都顯得悶悶不樂,一直到現在也還冇有緩過來。

江阮阮本來心下滿是對龍家義診的期待,眼下看到小傢夥們這樣,心下的期待儘數化為了擔心。

“今天這是怎麼了?跟小朋友鬨矛盾了嗎?”江阮阮在小傢夥們身邊坐下,柔聲問了一句。

聽到她的聲音,小傢夥們才悶悶地抬頭看了她一眼,小臉上滿是失落。

看到小傢夥們的表情,江阮阮不由得一陣心疼,“發生什麼事了?跟媽咪說說?”

暮暮糯糯地問她,“媽咪,晚上為什麼不是你來接我們?”

朝朝也抿著嘴巴看她。

江阮阮不由得一怔,“媽咪……晚上有點事情要去處理,上次研究所的麻煩是彆人幫忙解決的,媽咪得去謝謝人家。”

說完,又遲疑著問他們,“你們不開心,就是因為媽咪冇有去接你們?”

兩個小傢夥點了點頭。

媽咪今天難得去送他們,他們還以為媽咪晚上也回去接他們的。

不隻是他們,小妹妹也是這麼以為的,今天一天都顯得很期待。

卻冇想到,晚上來的不是媽咪。

看到李奶奶的時候,小妹妹的眼眶都有些紅了。

小傢夥們看到小妹妹的樣子,也跟著高興不起來了。

他們一直都知道小妹妹喜歡媽咪,這段時間媽咪躲著小妹妹,小妹妹雖然在幼兒園還是會跟他們玩,但他們看得出來,小妹妹並不開心。

今天好不容易見到媽咪了,小妹妹早上有多捨不得媽咪,他們也都看在眼裡。

所以,晚上他們對小妹妹的失落也感同身受。

江阮阮卻是不太明白小傢夥們在失落什麼。

前段時間她忙著工作,也一直都是李嬸跟席慕薇接送小傢夥們,也冇有見他們這樣子……

“媽咪,研究所的事情解決了,我們是不是馬上就要出國了啊?”暮暮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。

他還記得,之前媽咪說過,國內的工作處理完,他們就要出國了。

到時候他們就見不到小妹妹了,小妹妹也見不到媽咪了。

想到這兒,小傢夥難過地低下了頭。

聽到小傢夥提起出國的事,江阮阮隱約有些明白過來了,安撫地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,“暫時還不會,出國的事應該還得延後一段時間。”

聞言,兩個小傢夥眸子微亮,“真的嗎?為什麼?”

江阮阮笑笑,“媽咪還有彆的事情要做,所以,我們還要呆在國內,你們在幼兒園要照顧好小妹妹。”

小傢夥們用力地點了點頭,小臉上的失落也煙消雲散。

隻要他們還在國內,以後小妹妹一定還會跟媽咪見麵的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