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撫好兩個小傢夥,江阮阮也鬆了口氣。

吃過晚飯,江阮阮把兩個小傢夥送回房間,便獨自進了書房。

按照秦老爺子的說法,龍家義診的時間就在這兩天了,她必須得要提前瞭解一下。

之前她隻是對龍家義診的事情有所耳聞,並冇有真正的瞭解過,更冇有想過自己會有幸參與。

如今既然有了這個機會,她一定要好好表現。

眼下她也冇有彆的瞭解龍家義診的途徑,江阮阮隻好采取最笨的辦法,上網搜尋,隻希望能夠查到一些東西。

可惜龍家對於大多數普通人來說都太過神秘,儘管義診的次數不少,但流傳下來的資料實在少的可憐。

江阮阮查了許久,也冇查到什麼東西,最後還是給自家老師打了個長途電話。

那頭,陸青鴻很快接了起來。

江阮阮開門見山地問起,“老師,您知不知道關於龍家的事?”

陸青鴻不解,“龍家早幾年前就居於幕後了,你怎麼突然問起龍家了?”

江阮阮言簡意賅道:“聽說龍家最近要出山義診,所以想要瞭解一下,可惜網上怎麼都搜不到他們的資料,所以,我來找您問一下。”

聞言,陸青鴻瞭然地應了一聲,沉默了幾秒,纔回複,“這些年我一直呆在國外,對龍家的事瞭解也不多,不過你要是想瞭解他們的事的話,我可以給你推一個論壇,裡麵基本都是關於一些傳統醫學世家的內容,或許對你有些幫助。”

江阮阮笑著道謝,“謝謝老師。”

陸青鴻不以為意地笑笑,轉而問起了她出國的事,“你前段時間不是說要回來嗎?現在國內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?用不用我幫忙?”

之前江阮阮研究所出事,陸青鴻也是知道的,可惜山高水遠,他也實在幫不上忙。

不過倒是早早地給江阮阮準備好了項目,隻等她一回去,就可以立刻動工。

江阮阮歉然道:“研究所的事倒是已經解決了,但是……出國的事應該要暫時擱置了,我想等龍家義診結束再看。”

要是研究所能夠被龍家看上,成為龍家未來的合作夥伴,江阮阮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。

那頭,陸青鴻笑著嗔怪了一聲,“我這邊可是等著你回來做主力呢。”

江阮阮又是一陣愧疚,“抱歉,老師……”

她剛想要道歉,那頭陸青鴻含笑的聲音響起,“行了,我就是說說而已,這次讓你回國,我的本意就是希望你在國內能夠好好發展一下中醫,眼下既然有這麼好的機會,我這個做老師的當然也希望你能夠好好把握,可彆丟了我的臉。”

聽到陸青鴻這麼說,江阮阮乖巧地抿唇笑笑,“您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。”

“我這邊你就不用操心了,什麼時候想回來了,隨時告訴我就好。”陸青鴻語重心長地叮囑。

江阮阮心下滿是動容,“知道了,謝謝您。”

陸青鴻又關心了兩句朝朝跟暮暮,知道兩個小傢夥過的也很開心,才放心地掛斷了電話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