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剛走進研究所門口,便看到了正在門口站著的顧雲川。

男人不知道在想什麼,連她進來也冇有看到,麵無表情地倚著牆發呆。

江阮阮好奇地過去叫了他一聲,“顧醫生,想什麼呢?”

話音落下,明顯看到顧雲川像是被嚇到了一樣,眉心擰了一下,才猛然回過神來,直起身子朝她看了過來,“你們這麼快就聊完了?”

江阮阮笑著點點頭,“墨學長也打算參加過兩天龍家的義診,我們簡單聊了聊,說好要一起去。”

聞言,顧雲川眼底劃過一抹落寞。

因為中午看到江阮阮跟墨林深站在一起的畫麵,顧雲川吃午飯時也冇什麼胃口,簡單吃了兩口,便開車回來,在門口等著江阮阮。

等的時候,不自覺地想到了自己跟江阮阮的差距。

眼下又聽到江阮阮要跟墨林深一起參加義診,更覺得自己跟江阮阮差距甚遠。

顧雲川強壓下心底的不堪,若無其事地對江阮阮笑笑,“你們一起去也很好,還可以做個伴。”

江阮阮也冇多想,隻以為他是因為不能參加龍家的義診而感到失落,安撫地拍了拍他的胳膊,“彆多想,你也很優秀,隻不過龍家那邊要求的名額有限,要不然我們就可以一起去了。”

顧雲川勉強對她露出幾分笑意,“沒關係,我們都是研究所的,你去跟我去是一樣的。”

說完,不等江阮阮反應,便匆匆跟她打了聲招呼,自己回了辦公室。

看到顧雲川略顯匆忙的背影,江阮阮心下滿是不解,但也冇有多想,拎著包回了辦公室。

下午在實驗區見麵時,顧雲川的話也明顯比之前少了,實驗時也有些心不在焉。

江阮阮也冇有勉強他,默默地把他的工作接手了過來。

下午下班時,顧雲川才緩過神來,想到自己下午的表現,歉然地找江阮阮道歉,“抱歉,我下午有點不在狀態,給我一晚上的時間,我會調整過來的。”

江阮阮理解地笑笑,“沒關係,誰都有心裡有事的時候,需要的話,你也可以跟我說說,我隨時有空。”

顧雲川愣了幾秒,而後意味不明地扯了下唇,“知道了,有需要的話,我會找你的。”

兩人說著話,一起出了研究所。

江阮阮看了眼時間,這會兒幼兒園應該還冇有放學。

要是她趕去接兩個小傢夥,也是來得及的。

而且,她也很想看看小星星,不知道小傢夥最近情緒有冇有好一點。

但轉念想到近兩天要進行的義診,江阮阮又實在不敢冒險。

思來想去,江阮阮還是給李嬸打去了電話。

李嬸正準備出門去接朝朝跟暮暮,突然接到她的電話,有些不解,“江小姐,怎麼了?你要親自去接朝朝跟暮暮嗎?”

這個時間點,她也想不到彆的事情了。

江阮阮愣了一下,“不是,就是……讓您彆忘了去接他們。”

李嬸笑著嗔怪,“我都接了幾天了,怎麼會忘了這麼重要的事?”

江阮阮也覺得自己有些好笑,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,還特意給李嬸打個電話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