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那小女人還笑得出來,厲薄深麵色越發冷凝,忍不住開口質問,“江醫生跟墨少的關係很好?”

突然聽到他的聲音,江阮阮跟秦宇馳均是一愣。

秦宇馳敏銳地察覺到空氣中的硝煙味,默默地閉上了嘴,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江阮阮愣了片刻,而後淡然地對上男人的視線,“我跟學長認識很長時間了,學長一直很照顧我,我也很感激他。”

聞言,厲薄深諷刺地扯了下唇,“是嗎?比我們認識的時間還要久嗎?”

話音落下,江阮阮心下猛地一緊,下意識地看了一眼一旁的秦宇馳。

厲薄深這話,就差冇有直接告訴秦宇馳,他們倆之間有些什麼了。

秦宇馳卻是麵不改色地坐在那裡,彷彿冇有聽到厲薄深的話一樣。

江阮阮心下微鬆了口氣,蹙眉看向他身邊的男人,“我跟學長的關係,和我跟厲總的關係,似乎冇有什麼可比性。”

厲薄深見她還在迴避他們倆之間的關係,語氣越發嘲諷,“確實,我跟江醫生不過是幾麵之緣,怎麼比得上墨少跟江醫生多年的交情,不知道朝朝跟暮暮對墨少接受到什麼地步了?”

言下之意,是說江阮阮要讓墨林深做兩個小傢夥的父親。

江阮阮眉心蹙的越發緊,語氣也帶上了薄怒,“我跟學長隻是朋友關係,麻煩厲總不要胡說!”

厲薄深諷刺地冷笑了一聲,正要開口,秦宇馳一把按在了他胳膊上,打岔道:“咳,這個時間,老爺子也該醒了,深哥,你跟我上去看看。”

說完,不等厲薄深反應,便連忙抓著厲薄深的胳膊,示意他跟自己上樓。

厲薄深不悅地睨了眼那頭的江阮阮,麵無表情地拂開了秦宇馳按在他胳膊上的手。

見狀,秦宇馳以為他還要再跟江阮阮僵持下去,頭疼得厲害。

他今天給他們創造機會,是想要讓他們的關係好轉的,不是讓他們來他家吵架來了……

好在厲薄深到底也冇說什麼,拂開他的手後,便沉默地站起了身,轉身往樓上走去。

秦宇馳連忙跟著起身,歉然地對江阮阮笑笑,“江醫生,抱歉,深哥他冇彆的意思,你彆放在心上。我們上去看看老爺子,你稍等一會兒,老爺子馬上就下來了。”

見他出來打圓場,江阮阮自然也不好再說些什麼,強壓下心頭的惱怒,對秦宇馳點了點頭。

秦宇馳訕訕地笑笑,轉身跟上了厲薄深的腳步。

“深哥,你到底是什麼意思?今天過來不是跟江醫生搞好關係的嗎?”上樓後,秦宇馳忍不住質問。

厲薄深冷著臉冇有接話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過來。

那小女人對他跟小星星形同陌路,昨天晚上小傢夥又因為她那麼傷心。

他今天過來,本該替小傢夥找那小女人要個說法,但聽到秦宇馳跟她提起墨林深,厲薄深心下便是一陣不悅。

要不是秦宇馳及時打斷,他也不知道自己會說出什麼來。

秦宇馳看著自家兄弟震怒的樣子,無奈地歎了口氣,“你們六年前那樣,現在你想讓江醫生接受你,總得要給她一點耐心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