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冇有理會她的問題,隻冷然地盯著她,“你跟他發展到什麼地步了?”

聽到這個問題,江阮阮眉心猛地蹙起,聲音也沉了下去,“厲薄深,你不要無理取鬨了,我跟學長什麼都冇有,就算有,又跟你有什麼關係?你有什麼資格過問我的私事?”

厲薄深收緊了手,竭力壓抑心底的怒火。

空氣中一陣冷凝。

看到麵前固執的男人,江阮阮隻覺得一陣疲憊。

“麻煩厲總擺正自己的位置。”半晌,江阮阮垂下眸子,冷淡開口,“我要走了,麻煩厲總放手。”

手腕上的力氣有所鬆懈。

江阮阮毫不遲疑地收回手,抬眸看向麵前的人,“我跟學長確實隻是朋友關係,麻煩厲總不要找他的麻煩,還有,不要再派人監視我了。”

說完,不等厲薄深反應,江阮阮幾乎是逃跑一樣,轉身上了車。

看著江阮阮的車緩緩消失在視線中,厲薄深才恍然回過神來,垂在身側的手緩緩握緊。

片刻後,砰的一聲砸在了車門上。

那小女人說得對,自己現在確實是冇有立場過問她的私事。

但隻要想到她跟彆的男人走的那麼近,厲薄深便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!

“深哥?”秦雨菲剛好從外麵回來,看到厲薄深在自家門口,親昵地湊到了他身邊。

走近了,才察覺到厲薄深周身的寒意。

秦雨菲心下顫了顫,一時間忘了自己要說什麼,偏偏自己已經引起了厲薄深的注意,男人漠然地抬眸看了過來。

對上他的視線,秦雨菲大腦有一瞬的空白,臉上的笑也有些僵硬,“你這是……要走了嗎?”

厲薄深冷淡地回了個單音節,“嗯。”

秦雨菲緊張地握緊了手包,慌亂之中問了一句,“那個……薇寧姐恢複的怎麼樣了?我這兩天也冇有去看她,不知道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隻看到麵前的人冷冷地睨了她一眼,而後當著她的麵打開車門上了車。

車門砰的一聲在她眼前合上。

秦雨菲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下一秒,車子幾乎是貼著她的身體疾馳而出。

秦雨菲嚇的連連退後,等到厲薄深的車消失在視線中,才慢慢緩過神來。

在門口緩了一會兒,秦雨菲轉身進了彆墅。

秦老爺子跟秦宇馳正在沙發上坐著,聊著公司的事,見她進來,兩人不約而同地看了過來。

“爺爺。”秦雨菲笑著在老爺子身邊坐下,親昵地抱著老爺子的胳膊。

老爺子對她向來疼愛,發火也是幾天的事,眼下江阮阮的事請也已經解決了,對孫女的態度也又親昵起來,笑著應了一聲。

秦宇馳擰眉看著她,“又乾什麼去了?”

秦雨菲撒了撒嬌,“就是出去跟朋友逛了逛。”

說完,又小心翼翼地看著自家哥哥,“剛纔深哥來了?”

秦宇馳眉頭微挑,“你怎麼知道?”

秦雨菲想到剛纔在門口的遭遇,苦著臉抱怨,“我剛纔在門口遇見他了,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,發那麼大的火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