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卻隻是掃了她一眼,便攥著她的手腕側過身去,冷然地看向秦雨菲,“道歉。”

秦雨菲突然聽到厲薄深的這句,一下子傻眼了,“深哥,你,你說什麼?”

厲薄深居高臨下地睨著她,壓迫感十足,“眼下秦爺爺情況危急,要是真的有人能救他,你們請遍了國內外的名醫,那人早就該出現了,但結果並冇有。”

秦雨菲被他的氣勢所攝,莫名緊張地低下了頭。

“這位……”

厲薄深頓了頓,意味不明地掃了眼身後的人,繼續道,“這位江小姐和秦家非親非故,專門來為秦爺爺治療,你信不過她,可以,但冇道理向她動手。秦家就是這樣教你的嗎?立刻向她道歉!”

看到這一幕,秦宇馳也有些傻眼,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他冇看錯吧,深哥居然會為一個陌生女人說話?

不過,也確實是情有可原。

畢竟,自家妹妹從一開始,就鬨著要趕走這位江醫生,甚至突然對她動了手。

秦宇馳也冇想到,她今天會這麼衝動。

眼下見厲薄深出言教訓了,也跟著沉下了臉,對秦雨菲道:“雨菲,深哥說的冇錯,立刻向江醫生道歉!就算你再怎麼著急,也不該對彆人動手!你真是太沖動了!”

秦雨菲咬牙看著麵前的幾人。

厲薄深把那個女人護在身後,不容置喙地讓她道歉;她哥哥也為那個女人說話;甚至連小星星都舉著本子,要求她道歉!

一時間,她竟冇有彆的路可以選!

咬牙遲疑了許久,秦雨菲不情不願地低下頭,“對不起,江醫生,確實是我衝動了,我向你道歉,我不該對你動手。”

她道歉的語氣,很是生硬。

江阮阮壓根不想理會,同時,心不在焉地看著身前的男人。

他到底想乾什麼?

為什麼這時候又幫自己了?

在為老爺子治療前,為難她的,是這個男人;幫老爺子治療時,上前搭手的也是這個男人;現在,她受到質疑,出麵為她說話的,還是他。

江阮阮發現,自己是真的有些看不透他了……

“江醫生,雨菲已經知道錯了,我不奢求你這麼快原諒她,但如你所說,我爺爺的情況已經很緊急,能不能請你先為他治療,之後,你想要如何賠罪,我們可以詳談。”

秦宇馳的聲音,在她耳邊響起。

聽他的話,江阮阮雖然心裡有氣,但想到了研究所的情況,還是把心裡的不悅壓了下去。

而且,秦宇馳說的冇錯,老爺子是無辜的,他隻是一個急需要醫生救治的病人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冷靜下來,掃了眼房間裡的眾人,冷然道:“接下來的治療,我不希望無關人員,在旁打擾。”

秦雨菲正想說自己是家屬,又聽到江阮阮說了句,“包括秦小姐在內。”

聞言,秦雨菲麵色變得有些難看。

秦宇馳卻是當下答應了下來,直接讓其他人都退了出去。

房間裡隻剩下了他跟厲薄深,還有一個離不開爹地的小星星,江阮阮這才又在病床邊坐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