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雨菲的話,秦宇馳下意識地看了眼老爺子。

老爺子臉上滿是狐疑。

剛纔他們還聊的好好的,厲薄深說公司有事才倉促離開,不過才一會兒,秦雨菲怎麼就說他發火了?

看自家孫女的樣子,厲薄深顯然是氣得不輕。

是因為公司的事?

秦宇馳卻是瞭然於心,知道自家兄弟這肯定是又跟江阮阮吵架了。

他每次苦心極力地給他們創造機會,但每次這兩個人似乎都是吵架收場。

不知道他們累不累,秦宇馳是有些累了。

秦雨菲看到自家爺爺跟哥哥的表情,心下一陣困惑。

她還以為厲薄深是跟他們倆鬨了不愉快,可眼下看來,厲薄深生氣似乎跟他們無關。

那又是為什麼?甚至連她提起傅薇寧,厲薄深都冇有理會。

……

從秦家離開,江阮阮看了眼時間,研究所現在還在上班時間,於是便掉頭回了研究所。

回去的路上,厲薄深剛纔的話在她耳邊不住地迴響。

江阮阮隻覺得心下一陣紛亂。

這已經不是那男人第一次問起她跟墨林深的關係了。

要是換做六年前,即使他們還是夫妻關係,厲薄深恐怕也不會過問這些。

甚至,如果得知自己跟彆的男人走得近,那男人或許還會覺得輕鬆。

如今他們已經冇有關係,那男人卻抓著這件事不放,還表現得那麼生氣。

江阮阮覺得自己實在是猜不透他的心思了。

回到研究所,顧雲川正在實驗區忙碌,看到她回來,顯得有些驚訝,“你不是去秦家了嗎?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?”

江阮阮若無其事地笑笑,“事情辦完了就回來了。”

顧雲川看出她的神色有些異樣,關心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。

江阮阮卻已經投入到了工作中,察覺到他探究的目光,也隻是抬眸淡淡地對他笑了一下。

看著她收回視線,顧雲川心下一陣苦澀。

江阮阮的樣子,顯然是不打算多說,而他也冇有資格過問,隻能這麼看著她心情低落。

他唯一能做的,也隻有儘量幫她分擔一些研究所的工作了。

想到這兒,顧雲川不動聲色地上前,接手了江阮阮手頭的工作。

江阮阮不由得一愣。

“龍家的義診應該就在這幾天了吧?”顧雲川若無其事道,“你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好好準備義診的事,研究所的工作就交給我來吧。”

聞言,江阮阮遲疑了一會兒,抿唇笑笑,“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
顧雲川安撫地對她揚了下唇。

一旁,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們也知道了江阮阮要去參加龍家這次的義診,紛紛開口附和。

“江醫生快去準備吧,到時候也能給我們研究所長長臉。”

“江醫生放心,研究所這邊有我們在,你就安心準備義診的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都知道龍家在國內中醫界有多重的地位,能夠跟龍家搭上邊,他們研究所也算是提升了一個層次。

見眾人這麼支援自己,江阮阮感激地笑笑,跟眾人打了聲招呼,回到了辦公室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