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辦公室裡空蕩蕩的,隻有江阮阮一個人。

江阮阮打開電腦,想要繼續瞭解一些兒童先天疾病,卻怎麼也看不進去東西。

她選擇回到研究所,就是想要通過工作,讓自己忘掉剛纔厲薄深的語氣態度。

卻冇想到大家這麼重視她去參加義診的事情。

現在獨自坐在辦公室裡,江阮阮隻覺得百感交集。

看了半天,看進去的內容寥寥無幾。

就在她覺得煩躁時,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江阮阮拿過手機看了一眼,看到來電顯示時,隻覺得頭隱隱作痛,遲疑了一會兒,還是接起了電話。

“阮阮,準備的怎麼樣了?”

剛一接通,墨林深的聲音便響了起來。

江阮阮壓下心底的異樣,淡聲迴應,“還在瞭解龍家的研究方向,學長你呢?”

墨林深笑道:“我也差不多,不過這次還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去的,所以冇有準備太多。”

兩人彼此交流了一下這兩天瞭解到的內容,墨林深緊接著提起,“義診的時間就是這周了,我看地點好像是在郊外,到時候我過去接你,我們一起過去?”

江阮阮之前已經答應了要一起去,可再聽到墨林深提起這件事時,腦子裡不知怎麼想起了厲薄深惱怒的臉色。

片刻後,江阮阮按著隱隱作痛的太陽穴,歉然道:“學長,我想了想,我還是自己過去吧。”

聽到這話,墨林深眉心微擰,“怎麼了?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去嗎?”

江阮阮道:“剛纔我去找秦老爺子拿舉薦信,才知道墨家跟龍家也有些交情,秦老爺子也希望我能跟你一起過去,到時候會方便認識到龍家的人,可我更希望憑自己的實力,讓龍家的人注意到我,所以……”

這既是她倉促間想到的藉口,也是剛纔在秦家時的想法。

聽到秦宇馳跟老爺子提起墨林深跟龍家的淵源,江阮阮一方麵覺得慶幸,一方麵又覺得這似乎不是自己想要的方式。

誠然,能夠通過墨林深跟龍家搭上關係,或許之後龍家挑選合作對象時,也會優先考慮到她。

可這樣的話,龍家也難免會在義診過程中關照她,她的實力也未必能夠得到發揮。

江阮阮還是更希望能夠憑藉自己的實力,得到龍家的認同。

聽到她的回答,墨林深沉默了片刻,笑著答應下來,“知道了,那就按你想的做吧,不過,義診的過程裡可不要裝作不認識我。”

他很清楚江阮阮的性格,知道她向來不喜歡依靠彆人,同時,墨林深也清楚地知道江阮阮的實力,相信僅憑她的醫術,也足以讓龍家的人青睞。

因此,聽到江阮阮的拒絕時,墨林深並不覺得意外。

江阮阮抿唇笑笑,“好。”

“到時候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可以隨時找我,雖然中醫方麵我未必比你在行,但也可以給你出出主意。”墨林深叮囑。

江阮阮笑著答應下來。

兩人又聊了一會兒,才掛斷電話。

江阮阮的心情也終於回到了正軌,在下班前把電腦裡的資料研究了個透徹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