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義診前一天晚上,江阮阮不免有些緊張。

吃過晚飯,便早早地進了書房,想要再回顧一下自己這幾天準備的資料。

剛看了一會兒,書房門口響起了一陣敲門聲。

江阮阮從電腦螢幕上收回目光,揚聲應了一句,“進來吧。”

話音落下,便看到兩個小傢夥推開書房的門,笑眯眯地走了進來。

朝朝手裡端著一杯茶水,暮暮手裡則是一塊切好的蛋糕。

“謝謝寶貝們。”看著小傢夥們把手裡的東西放在她手邊,江阮阮笑著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。

小傢夥們乖巧地笑笑,又好奇地探頭過來看江阮阮電腦上的資料。

在國外時,小傢夥們可以說是從小在研究所裡長大的,在那樣的環境裡浸泡的久了,對這些資料也有些認識,知道什麼簡單,什麼難。

看到江阮阮螢幕上的內容,小傢夥們默默收回了視線。

媽咪看的東西未免也太難了,他們一眼看過去,都有些看不懂。

“媽咪加油!”暮暮奶聲奶氣地給江阮阮鼓勁。

聽到小傢夥的話,江阮阮臉上滿是笑意,“謝謝寶貝,媽咪會的。”

一旁,朝朝則像個小大人一樣叮囑自家媽咪,“媽咪不要看的太晚哦,明天的義診既然那麼重要,要是休息不好的話,也會影響到媽咪的發揮的。”

江阮阮會心地笑笑,“知道了。”

“媽咪本身就已經很厲害了,就算不準備,也一定是明天最出色的那一個!”暮暮不遺餘力地拍著馬屁。

江阮阮被小傢夥逗笑,俯身在小傢夥們的額頭親了親,“謝謝寶貝們給媽咪打氣,媽咪會加油的,你們快去休息吧,媽咪把這點看完也去休息了。”

小傢夥們也知道他們會打擾媽咪看資料,乖乖答應下來,退出了書房。

書房裡一下子安靜下來,江阮阮看了眼手邊的茶水和蛋糕,心下一陣熨帖。

看了一會兒資料,眼看著時間不早了,江阮阮也冇有留戀,起身收拾了一下,準備回去休息。

剛從書房出來,便看到小傢夥們房間的門開了一下,兩顆小腦袋迅速縮了回去。

見狀,江阮阮不由得失笑,上前直接打開了小傢夥們的門,“怎麼還冇休息?”

小傢夥們撲進她懷裡撒嬌,“我們要看著媽咪呀!要是媽咪熬夜了就不好了,我們剛準備去叫你休息呢!”

江阮阮心軟得一塌糊塗,摸了摸小傢夥們的腦袋,看著他們睡下了,才起身回了臥室。

想到明天的義診,心下又是期待又是緊張。

好在她很快調整好了心情,陷入了熟睡。

第二天一早,江阮阮準時起來,剛一打開臥室門,又看到了門口的兩個小糰子。

“媽咪早上好!”小傢夥們穿著黑色的西裝揹帶褲,上身則是白色襯衫,頂著鍋蓋頭,像兩個小王子一樣,仰著腦袋奶聲奶氣地跟她問好。

看到小傢夥們的樣子,江阮阮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起來,心下的壓力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帶著小傢夥們下樓吃了早飯,小傢夥們也是體貼備至地給她夾菜,臨走時,還不忘給她打氣。

江阮阮又覺得好笑,又覺得欣慰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