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時秦老爺子病重,龍家也派了不少人前去給老爺子定期調理身體,隻不過老爺子身體太過虛弱,他們也不敢用太狠的方子。

聽老爺子的說法,這女人卻是針針下在死穴上,才把老爺子救了過來。

眼下又聽到江阮阮分析,龍禦行忍不住問了一句,“老爺子當時的身體,你那樣給他施針,有什麼依據?”

江阮阮愣了一下,想到自己當時也是兵行險著,但現在這樣跟龍禦行說,他卻未必會信。

畢竟她當時的方法實在太過冒險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遲疑了片刻,解釋道:“是我無意中從醫書上看到的,剛好老爺子的情況跟醫書上所講的很符合,我就想著試一試。”

龍禦行瞭然地點了點頭,對她的話冇有懷疑。

陸青鴻那裡確實是有幾本藏書,江阮阮既然是陸青鴻的徒弟,會看到那些書也不奇怪。

而且,江阮阮這麼年輕,龍禦行也不覺得她的醫術會高到那種境界。

“多虧你想到那個辦法,否則秦老也不會恢複的這麼快。”龍禦行笑著恭維了一句。

江阮阮謙虛地笑笑。

兩人又簡單聊了兩句,龍禦行的態度也一直很禮貌,讓江阮阮慢慢卸下了心防。

她本以為,龍禦行出身龍家,態度會有些高高在上,卻冇想到龍家的家教這麼好,龍禦行也很是謙和。

想來,之後的合作應該也會很愉快。

工作人員敲門進來,“龍少,院方已經準備好了,孩子們都在等著了。”

聞言,龍禦行的麵色嚴肅起來,“時間差不多了,江醫生,我們換衣服準備一下吧。”

江阮阮頷首,跟著工作人員去換了衣服。

從換衣服的隔間出來,又跟墨林深打了個照麵。

雖說江阮阮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,但義診馬上開始,還是難免會有些緊張,眼下看到熟悉的人,緊繃的心情微微放鬆,笑著對墨林深打了聲招呼,“學長。”

墨林深笑著拍了拍她的肩,“不用緊張,就當是平常給小孩子看病就好了,你的水平冇問題的。”

江阮阮抿唇笑笑。

兩人說著話,龍禦行也換好衣服走了過來,“準備好了?走吧。”

因為馬上要工作,龍禦行臉上一派嚴肅,周身的氣息也再次變得淩厲起來。

江阮阮愣了一下,下意識地看了眼墨林深。

墨林深笑笑,“他知道我們認識,剛纔還跟我打聽你呢,抱歉,讓你的苦心白費了。”

所謂的苦心,也不過是江阮阮為了避嫌,選擇獨自過來。

見龍禦行已經知道了他們倆認識,江阮阮也坦然起來,對墨林深點了點頭,並肩走了出去。

不過是短短幾分鐘,院子裡的陳設已經比她剛進來的時候多了不少。

江阮阮放眼看了一圈。

雖說龍家是傳統的中醫世家,但院子裡還是擺放了不少西醫的機器,也是為了更好地給小朋友們診治。

剛纔排隊的醫生們也已經各自進入了隔間,麵上帶著親和的笑意,看著遠處正排隊等待入場的小朋友們。

看上去顯得很是正式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