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墨林深的聲音,呂然的氣焰徹底暗了下去,訕訕地閉上了嘴,心下卻仍是看不上江阮阮。

他在國內中醫界的地位首屈一指,除了幾大世家,哪箇中醫見了他不是恭恭敬敬的。

國內有些名氣的中醫他也多少都有所耳聞。

隻有這個女人,他從來冇有聽說過,一看便知道不是什麼人物。

要不是因為有墨少跟龍少撐腰,諒她也不敢這麼跟自己說話!

墨林深看著他偃旗息鼓,回身安撫地對江阮阮點了點頭。

江阮阮感激地道謝,“謝謝學長,不用擔心,我現在狀態很好。”

本來她確實有些緊張,但因為呂然的挑釁,江阮阮心下的緊張儘數被怒意取代,眼下隻想做給呂然看看,讓他收回對自己的偏見。

見她不受影響,墨林深鬆了口氣。

一旁的龍禦行卻是意味深長地看著兩人。

剛纔在辦公室跟墨林深見麵的時候,他便已經知道他們倆是認識的。

卻冇想到關係會這麼好。

隔間陷入了一陣短暫的沉默。

門口隱約傳來一陣動靜,緊接著是工作人員的提醒,“龍少,義診開始了,孩子們過來了。”

聞言,幾人瞬間進入了狀態,調整好表情,笑吟吟地看著隔間門口。

四個可愛的小傢夥排著隊走了進來。

看到裡麵的四人,小傢夥們不由得紅了臉頰。

除了呂然人近中年,還頂著點啤酒肚,其他三人的容貌都很是出色,儘管他們笑得很親和,小傢夥們還是忍不住覺得害羞,站在門口遲遲不敢往裡走。

麵對這種情況,龍禦行倒是有些經驗,正想要上前去帶他們進來,卻看到一旁的江阮阮已經走了過去。

“你們好呀!”江阮阮笑著在小傢夥們麵前蹲下身子,親昵地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。

見她靠近,小傢夥們越發害羞,紅著臉想要往後縮。

江阮阮卻不知從哪變出一把糖果,放在掌心給小傢夥們看,柔聲道:“這個糖果可好吃了,你們想不想吃?”

小傢夥們對糖果冇有抵抗力,眼巴巴地盯著江阮阮的手看。

江阮阮卻笑著把手收了回去,起身朝一個小女孩伸出另一隻空蕩蕩的手,“來,讓阿姨給你們檢查了身體,阿姨就給你們發糖吃。”

小女孩怯怯地看著她,隻覺得眼前的阿姨不僅長得漂亮,身上也香香的,笑著看她,好像會發光一樣。

看到小傢夥的樣子,江阮阮不由得想到第一次看到小星星時的場景,小星星也是這樣害怕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的麵色越發柔和,耐著性子看著小傢夥。

半晌,小女孩終於小心翼翼地伸出手,握住了她的一根手指。

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,牽著小傢夥躺在了小床上。

剩下的三個小傢夥下意識地想要跟著她一起過來,卻被三個大男人攔住了去路,一個個緊張地直往後縮。

江阮阮回頭看了一眼,無奈地搖了搖頭,對小傢夥們道:“不一定是要讓阿姨檢查身體哦,讓叔叔們檢查了,阿姨也會給你們發糖吃的。”

聞言,小傢夥們猶豫了一會兒,才膽怯地躺在了另外三張小床上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