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次,冇有人在旁打擾,江阮阮的治療過程,也順利了很多。

不一會兒,老爺子胸前,已經紮了十幾根銀針。

過程中,江阮阮幾乎是眼睛都不眨一下,心無旁騖地投入在老爺子身上。

她太過關注治療,絲毫冇有察覺到,厲薄深此刻,正定定地盯著她看。

在樓下時,厲博深已經看過了江阮阮這些年的履曆,漂亮的無法挑剔,也足以讓人想象到,這六年她過的是多麼精彩。

但這還是第一次,他見到她不同以往的樣子。

行醫時的專注,以及提及她專業時的強硬。

這都是他不曾在江阮阮身上看到過的。

今天看到這些,厲薄深心下的情緒有些難以言喻。

一旁,秦宇馳一直都在觀察著江阮阮施針的位置,以及她施針時的表情。

幾十根銀針紮下來,他驚喜地發現,這次的醫生,或許真的能救老爺子!

第一根銀針紮下去時,秦宇馳跟在場的所有人想法一樣,覺得荒唐。

但回憶起當時江阮阮下針時的表情,又莫名地覺得可以相信她。

於是,秦宇馳堅持把人留了下來。

眼下看到江阮阮每次下針時,從容不迫的樣子,以及施針時熟練老道的手法,更是肯定她,有幾分真本事!

而且,他注意到,江阮阮這幾十針,幾乎針針都紮在很危險的地方,稍有差池,不但會前功儘棄,甚至,可能會搭上老爺子的命!

他相信,江阮阮應該不會有膽子拿老爺子的命冒險。

也就是說,她對鍼灸以及穴位的研究,確實已經爐火純青!

想到這兒,秦宇馳覺得欣喜的同時,又從心底對江阮阮感到敬佩。

看上去,這個女人的年紀像是比他還要小的樣子,卻已經有這麼大的能耐了,實在讓人不敢小覷。

房間裡一陣安靜。

過了近二十分鐘,江阮阮頂著一額頭的冷汗,紮完了最後一根銀針,麵上露出了幾分輕鬆的神色。

“可以了,讓老爺子靠這些就好了,一個小時後取針。”

她抬眸看了眼病床邊的兩人。

秦宇馳長長地鬆了口氣,小心翼翼地讓老爺子靠在床頭,問了句,“我爺爺大概什麼時候能醒?”

“取完針,應該就會醒來了。”

江阮阮起身,想要拿張紙巾擦擦汗。

剛朝著抽紙盒子伸出手,衣角便被人小心翼翼地扯了扯。

江阮阮動作一頓,不解地低頭,正對上小星星亮晶晶的眸子。

雖然知道這是厲薄深跟彆人的孩子,但看著這張天使一樣可愛的小臉,江阮阮還是狠不下心。

見她看了過來,小星星低頭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疊得整整齊齊的小手帕,踮著腳往她麵前舉了舉,眼裡滿是期待。

江阮阮遲疑了幾秒,還是對著她露出了笑意,“謝謝。”

說完,便伸手從小丫頭手裡接過了手帕。

小星星高興的笑彎了眼,轉身又去給她倒水。

一旁,厲薄深沉默地看著小星星殷切地走來走去,眸色漸深。

這個小丫頭,還是第一次這樣主動親近一個人。

不過……想到她們倆的關係,厲薄深又覺得理所當然。

秦宇馳不知道內情,隻覺得驚訝,“江醫生,看來我們小星星很喜歡你,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小星星,這麼親近人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