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隔間裡又隻剩下了他們四名醫生。

江阮阮回身看向小傢夥們,柔聲道:“小朋友們,你們看,治病其實一點都不可怕,是不是?”

話音落下,剛剛纔被江阮阮治療過的皮皮立刻舉起雙手,大聲應了一句,“是!一點都不疼!現在還舒服多了!”

小女孩本來也對治病有些抗拒,但看到江阮阮對他們的態度,漸漸地對她信任起來,又聽到皮皮這麼說,當下也用力地點了點頭,“一點也不可怕,阿姨,我們剛纔不該躲著你們的。”

小傢夥們紛紛應和。

見狀,江阮阮心下一片柔軟,俯身摸了摸小傢夥們的腦袋,“乖,現在不害怕了就好,相信叔叔阿姨們,你們都會健健康康的長大的。”

小傢夥們乖巧地點了點頭。

“下一個,誰要來?”江阮阮起身點了點病床,問小傢夥們。

很快,一個小男孩從人群裡走了出來,主動爬上了病床。

正是剛纔被呂然扯著胳膊哭個不停的那個小傢夥。

看到他,呂然的表情又難看了幾分。

江阮阮親昵地對小傢夥笑笑,讓他乖乖躺下去,自己則為小傢夥把脈診治。

剩下的小傢夥們卻還是圍在她身邊,彷彿當另外三個人不存在一樣。

墨林深看到這情況,又無奈又好笑,清了清嗓子提醒,“小朋友們,叔叔們這裡也是可以治病的哦,不要偏心阿姨了。”

有小朋友聽到他的聲音,朝這邊看了一眼,但又很快收回了視線。

很明顯,小傢夥們還是更傾向於江阮阮。

墨林深無奈地搖了搖頭,看向身旁的龍禦行。

這個隔間的負責人是他們四個,總讓江阮阮一個人忙,未免說不過去。

而且小朋友這麼多,江阮阮一個人忙到晚上恐怕也忙不完。

龍禦行的注意力已經儘數被江阮阮所吸引。

他對江阮阮的態度,從一開始的懷疑,到剛纔的欣賞,現在莫名地又多了幾分敬佩。

他看的出來,江阮阮這次義診,對小傢夥們付出了真心,因此,小傢夥們也格外地依賴她,有些害羞的小傢夥不敢來找他們,以至於江阮阮的那張病床前一度排起長隊。

一口氣照顧了這麼多病人,江阮阮卻冇有半點不耐煩的意思,反倒是剛纔還在那樣的情況下,及時地製止了呂然的錯誤操作。

現在對於小傢夥們的耐心也絲毫不減。

對於一個年輕醫生來說,這樣的品質實在難能可貴。

另一邊的呂然則是因為剛纔的事情,憋著勁想要找江阮阮的麻煩,隻恨不得這些小孩子都由江阮阮一個人負責,看到江阮阮被小孩子包圍,一心等著要看好戲,更顧不上義診能不能在今天結束。

看到兩人的注意力都在江阮阮身上,墨林深無奈地歎了口氣,耐著性子等到江阮阮給歡歡結束了治療,溫聲開口,“阮阮,也幫我們拉拉客吧,你看我們這兒空蕩蕩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三個是來視察的呢,這樣下去,也不知道今天的計劃還能不能完成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