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阮阮,看樣子小傢夥們都很喜歡你。”

墨林深端著餐盤在她對麵坐下,龍禦行跟他一起,落座時,對江阮阮微微頷首,算是打了聲招呼。

江阮阮對龍禦行笑笑,才扭頭迴應墨林深的調侃,“再怎麼說我也比你們有帶孩子的經驗,而且,為了以防萬一,我還特意準備了糖果,還好,起了不少作用。”

要不是糖果加持,小傢夥們就算再喜歡她,想必也不會那麼輕易的配合。

話音落下,一旁的龍禦行突然附和,“是個好辦法,我們之後的義診可以學習。”

江阮阮不由得一愣,而後抿唇笑笑,“我也是帶多了孩子,總結出來的經驗。”

龍禦行也冇多想,隻是很關心她給小傢夥們診治時的心路,“下午還有不少小朋友等著診治,江醫生應該有些累了,要不要休息一會兒?”

江阮阮正色,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,“我可以,以前在國外的時候,更大的工作強度我也經曆過,現在這些孩子需要我,我不可能放著他們不管。”

她今天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,本身隻是為了得到龍家的青睞,要是能夠一舉拿下跟龍家的合作,那再好不過。

可看到那些生著病的小傢夥,江阮阮什麼想法都冇有了,一心隻想要儘自己最大的力量治好他們。

那些孩子還那麼小,跟朝朝暮暮一樣的年紀,看到他們,江阮阮便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家裡的兩個小傢夥,和早夭的那個小女孩。

跟他們相比,工作又算得上什麼。

聽到江阮阮這話,龍禦行眼底劃過一抹詫異。

在他這個男人看來,一整天除了吃飯,幾乎一刻也不得停歇的義診已經足夠讓人窒息,這女人卻說經曆過更強的工作強度,那要忙成什麼樣子?

好奇之下,龍禦行扭頭看了墨林深一眼。

墨林深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“不用懷疑,你麵前這位可以算得上是拚命三娘。”

江阮阮抿唇笑笑,也冇有反駁。

三人正說著話,突然,又有人在他們身邊坐下。

江阮阮下意識地扭頭看了一眼,隻看到呂然有些僵硬地坐在她身邊。

看到來人,江阮阮想到呂然剛纔對她的針對,再看看他現在的樣子,不由得有些頭疼,以為呂然又是來找她麻煩。

這一幕落在其他醫生眼裡,眾人更是紛紛看了過來,隻恨不得端著餐盤站在他們身邊來看著。

“呂醫生,有事嗎?”墨林深率先開口,一副護著江阮阮的架勢。

呂然察覺到他的戒備,意味不明地擰了下眉,直接看向了江阮阮,硬邦邦地問了一句,“剛纔你為什麼要幫我解圍?”

江阮阮一下子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我那麼針對你,你為什麼還要幫我勸那些小孩?”呂然追問。

聽到這話,江阮阮這才反應過來,不大在意地笑了笑,“因為我相信呂醫生會在國內中醫界有這樣的地位,最基本的醫德還是會有的,雖然你針對我,但我也相信你的情緒隻是對著我個人的,對於小孩子們,呂醫生應該也是想要儘可能地幫他們擺脫疾病的折磨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