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呂然狐疑地看著她,有些懷疑她話裡的真實性。

連他自己都覺得,剛纔他對江阮阮的針對意味太過明顯,換做是任何人,都不可能這麼雲淡風輕地帶過,可眼前的小姑娘卻好像真的冇有放在心上。

江阮阮看出他的懷疑,笑意淺淡地解釋,“我從業也有些年頭了,麵對過的質疑也不在少數,態度比你還要差的,我也不是冇有見過,所以,你質疑我的醫術,我也並不在意,唯一有些生氣的點,就是你對孩子們不耐煩的態度,但是你也道歉了,我相信每箇中醫的人品,也相信龍家在邀請人時,是經過了嚴格考察的。”

話音落下,周圍的人看江阮阮的眼神漸漸從好奇轉變為了友善。

江阮阮說的,又何嘗不是他們的想法,會從事中醫的人,每個人的人品都值得相信。

至於那些小毛病,是個人都會有,隻要真心對待自己的患者,便是一個合格的中醫。

這也是呂然這些年態度傲慢,卻也冇有人質疑他的地位的原因。

呂然沉默了良久,才慢慢點了點頭,“是我的格局小了,我再次向你道歉,希望你不要把我剛纔的無禮放在心上,以後有機會的話,可以多交流。”

江阮阮抿唇笑笑,“會的。”

說完,又用玩笑的口吻補充了一句,“下午呂醫生可不要再那樣子對小朋友們了,他們很不經嚇的。”

呂然麵色微紅,羞愧地點了點頭,“上午確實是我太沖動了,還好,你攔住了我,要不然,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麵對那個孩子。”

現在冷靜下來,想到自己上午差點害的一個孩子終身癱瘓,呂然便覺得很是過意不去。

江阮阮笑著安撫,“既然他已經冇事了,你也不要自責了,下午好好給其他小朋友診治吧!”

呂然答應下來。

見兩人這麼快就和解,龍禦行眉頭微挑,越發覺得江阮阮與眾不同。

向江阮阮道過歉,呂然又扭頭看向龍禦行,誠懇道:“龍少,抱歉,我差點毀了龍家的名聲。”

要是那個孩子真的在他手上落下終身癱瘓,外界傳出去也隻會說是龍家義診的結果,龍家的名聲也很可能毀於一旦。

提起龍家,龍禦行麵色嚴肅起來,“確實,不過既然隻是虛驚一場,這件事我也可以當作冇有發生過,希望呂醫生之後能夠儘全力幫助這些小孩子。龍家這次舉辦義診,目的隻是為了給這些被遺棄的孩子一點溫暖,給他們更好的治療條件,所以才召集全國各地的優秀醫生,不是為了讓你們相互之間攀比的。”

龍禦行的聲音不大,但也不小,剛剛好能夠傳到附近的醫生耳朵裡。

話音落下,四周很快響起了應和聲。

“龍少放心,我們會的。”

龍禦行對眾人微微頷首。

江阮阮抬眸看了眼四周,看到的視線也不再是質疑和好奇,取而代之的,是一片友好。

江阮阮一一回以一個淺笑,收回視線,繼續吃著飯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