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不由得微怔,片刻後,有些顧慮地看了眼厲薄深。

上次小星星走丟的事,她並冇有坦白。

但應該也瞞不過這個男人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遲疑著開口,“大概……是因為我之前幫過她,上次她走丟,被我撿到了。”

秦宇馳冇想到還有這茬,看了看小星星,又看向江阮阮,感慨道:“你們可真是有緣。”

有緣嗎?

江阮阮想到小星星的身份,略帶自嘲地扯了下唇,抬眸又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,“可能吧。”

秦宇馳也冇察覺到她的異樣,起身提議,“既然我爺爺這邊還要一個小時,那不如我們到樓下去等著,順便喝口水,真是辛苦你了,江醫生。”

見他轉移了話題,江阮阮心下莫名鬆了口氣,不置可否地答應了下來。

厲薄深直接從病床後繞了出來,以行動作為回答,正要去抱小星星,卻發現小丫頭並冇有要找他的意思。

小星星給江阮阮遞了手帕後,便一直待在她身邊,此刻聽到要下樓,不假思索地伸手,想去牽漂亮阿姨的手。

上次見麵,漂亮阿姨就是這樣牽她的。

就在她的小手要碰到江阮阮的手時,房間裡響起一陣手機鈴聲。

江阮阮轉身去包裡拿手機,指尖幾乎貼著小星星的手滑開。

小星星好不容易鼓起勇氣,伸出的手,卻撈了個空,有些遲鈍地眨了眨眼,麵上慢慢流露出幾分失落,垂眸玩起了自己的手指。

這一幕被厲薄深儘收眼底,看到兩人錯過的手,眸色微暗。

江阮阮拿了手機,看了眼來電顯示,是席慕薇的電話。

今天晚上,因為要來秦家赴約,她把兩個小傢夥交給了閨蜜。

見她來電話,江阮阮還以為是兩個小傢夥出了什麼事,連忙接通。

劃過螢幕時,她指尖不小心點到了擴音。

江阮阮冇有注意到,餵了一聲。

下一秒,就聽到兩個軟萌的嗓音,在空氣中響徹,“媽咪,你什麼時候回來啊?”

江阮阮嚇了一大跳,迅速捂住了擴音器,同時關了擴音。

兩小隻的聲音,隨之消失。

儘管如此,江阮阮還是覺得心臟跳動的厲害,整個人都忐忑不已,下意識地用餘光看了眼一旁的厲薄深。

她第一反應,是害怕厲薄深知道兩小隻的存在。

厲薄深臉色卻黑如鍋底,目光更是冷沉。

他剛纔清楚地聽到了電話那頭的聲音。

是個小男孩,叫江阮阮媽咪。

這女人結婚了???

意識到這一點,一陣滔天的怒意,從他心底翻湧而出。

厲薄深死死地咬著後槽牙,強迫自己冷靜。

隻有這樣,才能遏製他想要把這女人按在牆角質問的衝動!

秦宇馳對兩人間暗湧的異樣毫無察覺,笑著寒暄了一句,“江醫生這是,已經結婚了?”

江阮阮心緒正混亂,胡亂點了點頭。

見狀,秦宇馳笑著感慨,“居然連孩子都有了,真是看不出來。”

江阮阮歉然道:“不好意思,我出去接個電話。”

說完,不再看厲薄深的臉色,頭也不回地出了房間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