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禦行回頭吩咐,“讓他們送進來吧。”

工作人員答應下來,轉身出去。

龍禦行隨後出去清點,臨走時,又叫上了江阮阮跟墨林深。

很快,送物資的車從外麵駛了進來,後麵還跟了三輛救護車。

唐元從最前麵的卡車上跳了下來,恭敬地向三人問了聲好。

龍禦行跟墨林深都是第一次見他,但看得出來江阮阮跟他是認識的,便不約而同地看向了江阮阮,示意她開口。

江阮阮會意,禮貌地對唐元點了點頭,問道:“唐經理,這是……?”

唐元笑道:“是這樣的,我們秦總說,孤兒院的孩子們都很可憐,又知道龍家在這邊義診,就派我過來給孩子們送一些物資,不是什麼貴重物品,就是些衣服被褥什麼的,本來應該送藥材的,但秦總說龍家不缺這些,所以就送了日用品過來。”

龍禦行頷首,讓人去叫了孤兒院的院長過來清點物品。

龍家的義診都隻是給小孩子們看病,很少會關注這些。

江阮阮又看向後麵跟著的三輛救護車,“那後麵的救護車又是怎麼回事?”

唐元解釋,“救護車都是秦傢俬人醫院的,秦總說,義診現場的設施可能會不太完備,有需要的話,可以把孩子送去秦家的醫院,秦家會給他們免費治療。”

三人瞭然地點了點頭,心下卻是一片狐疑。

龍禦行對江阮阮的私事渾然不知,隻知道秦老爺子對江阮阮很是讚賞有加,再加上秦宇馳這番舉動,不由得猜測起江阮阮跟秦宇馳的關係。

墨林深雖說知道江阮阮的過往,但看到秦宇馳為江阮阮想的這麼周到,也不得不懷疑起他們的關係。

江阮阮冇有注意到他們的異樣,雖然覺得秦宇馳的做法奇怪,但還是笑著向唐元道謝,“秦少有心了,也麻煩你走這麼一趟,我們替孩子們謝謝你們。”

唐元連忙擺手,“這是我應該做的,一點也不麻煩,秦總那邊,我也會轉達的。”

江阮阮笑笑。

院長很快趕了過來,看到滿滿一車的物資,又是一番道謝。

確認了物資足夠,唐元便冇再久留,向他們告辭離開。

江阮阮一行人又連忙趕回了隔間。

小傢夥們正圍在呂然旁邊,還有幾個在調皮地學著呂然把脈的動作。

看到他們回來,小傢夥們乖乖回到了原位。

江阮阮歉然地看著小傢夥們,“對不起,讓你們久等了。”

小傢夥們連連搖頭,“我們隻等了一小會兒而已,叔叔阿姨好辛苦,應該休息一會兒的。”

見小傢夥們這麼懂事,江阮阮心下軟得一塌糊塗。

“秦家送了什麼過來?”呂然見他們兩手空空的回來,好奇地問了一句。

三人簡單把剛纔的情況說了一遍。

呂然微微頷首,心下也有些奇怪,秦家怎麼會對這些小傢夥這麼好,轉念又想到秦家推薦來的江阮阮,心下不由得有所猜測。

江阮阮對眾人的想法一無所知,隻專心致誌地給小傢夥們診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