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過午飯,江阮阮便直接驅車去了秦家。

這次能夠參加義診,全是托秦老爺子的福,於情於理,她都該去秦家親自道謝。

再加上昨天下午秦家送來的那一批物資,她也該替孤兒院的孩子們道聲謝,再問清楚那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去秦家的路上,江阮阮提前給秦宇馳打了電話。

等她到秦家時,秦宇馳已經在客廳裡等著了。

見江阮阮進來,秦宇馳笑著起身,“江醫生,是來找老爺子的吧?他還在樓上休息,要不我去給你叫一聲?”

江阮阮笑著搖搖頭,“我等一會兒就好了,剛好我找你也有事要說。”

聞言,秦宇馳不解地挑了下眉,“要跟我說什麼?”

兩人在沙發上落座,江阮阮笑著開口,“昨天下午,我們義診的時候,唐元送了一大批物資過來,說是你的意思,我要替孤兒院的那些孩子們謝謝你。”

秦宇馳頷首,意味深長道:“確實該謝,不過你要謝的人可不是我。”

江阮阮不由得一愣,“是老爺子的意思嗎?”

她能想到的也隻有這一種可能了。

秦宇馳搖頭。

見狀,江阮阮隻覺得一頭霧水。

“這件事是深哥的意思。”秦宇馳悠然解釋,“那批物資是深哥出錢買的,至於那些孩子在秦家醫院的治療費用,也由深哥一力承擔,我不過是派人出了個麵而已,江醫生要是想替那些孩子道謝,不妨去謝深哥吧。”

聽到他的回答,江阮阮的眉心漸漸蹙了起來。

居然是厲薄深的手筆。

可是,他為什麼要這麼做?以厲氏的地位,完全冇必要藉此跟龍家拉近關係。

更何況,他還是頂著秦家的名號。

江阮阮麵上滿是困惑。

秦宇馳看出她的不解,意味不明地笑笑,“至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,我也不清楚,江醫生還是親自去問吧。”

說完,不等江阮阮回答,便兀自站了起來,“這個點,老爺子也該醒了,我去叫他下來。”

江阮阮回過神來,便隻看到他上樓的背影。

想到秦宇馳剛纔的話,江阮阮腦子裡一片紛亂。

她自然不會因為這件事去聯絡厲薄深。

可對於厲薄深這樣做的原因,她又實在想不出來……

就在她胡思亂想時,秦宇馳扶著秦老爺子從樓上下來。

江阮阮聽到腳步聲,勉強收起思緒,起身向老爺子問了聲好。

“昨天參加義診的感覺怎麼樣?”秦老爺子關心地問了一句。

江阮阮笑道:“謝謝老爺子給我提供的這次機會,昨天的義診,我覺得很有意義,學到了很多平時接觸不到的東西。”

秦老爺子滿意地點了點頭,“我就知道,你這麼聰明,這趟一定不會白去。龍家那邊呢?對你評價如何?”

那頭,秦宇馳笑著插話,“老爺子可是在龍老爺子那邊說了你不少好話。”

江阮阮感激地對老爺子笑笑,“龍少對所有醫生的態度都差不多,我也摸不清他對我的看法,不過現在看來,龍家怎麼看我也已經不重要了,能夠參加這次義診,對我來說已經很足夠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