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中午,江阮阮正吃著午飯,突然看到李老師在群裡發了活動的分組名單,順手點開來看。

剛點進去,便在最上麵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緊挨著的,便是厲薄深三個字。

江阮阮猛地愣了一下,又豎著看了一遍,而後向李老師確認,“李老師,分組名單是橫著看還是豎著看?”

要是橫著看的話,她就跟厲薄深是一組。

怕什麼來什麼,這未免也太巧了。

李老師很快回覆,“朝朝媽媽,橫著看的。”

看到李老師的回覆,江阮阮的表情僵在臉上,抱著僥倖追問,“可以換組嗎?”

那頭,李老師正在給彆的家長協調著換組的事,看到江阮阮的訊息,心虛地回覆,“抱歉,小組已經定好了,不能更改了哦,而且這個名單已經交給園長了,要改動的話,隻能找園長了。”

既然是園長吩咐的讓她把兩家分到一起,現在出了問題,李老師自然要把鍋推給園長去解決。

見狀,江阮阮眉心微蹙,心下滿是抗拒。

李老師的訊息又發了過來,“這樣分組,也是考慮到星星的情況,星星在班上跟朝朝和暮暮的關係最好,這次舞台劇,要是讓她去跟彆的家庭合作,我怕星星會參與不進去,還請您理解一下。”

提起小星星,江阮阮心下微軟。

儘管她很不想跟他們一組,但李老師的話也是事實,她也無法想象小傢夥跟彆的家庭在一起的樣子。

遲疑了許久後,江阮阮劃著螢幕向李老師道了聲謝,心下卻是鬱悶的厲害。

她早就知道,參加這次週年慶,會免不了跟厲薄深跟小星星碰麵,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卻冇想到,他們居然會被分到一組。

一時間,江阮阮一點食慾也冇有了。

胡亂吃了兩口,江阮阮關了手機,起身離開,心裡還抱著僥倖。

反正隻是幼兒園的舞台劇而已,無非就是那些童話故事,她跟厲薄深父女的交流也不會太親密。

晚上回到家,兩個小傢夥已經回來了。

江阮阮看到小傢夥,便不由得想到要跟厲薄深合作舞台劇的事,臉上的笑意也有些勉強。

兩個小傢夥顯然也已經知道了分組,又是興奮又是忐忑。

能跟小妹妹在一組,兩個小傢夥很是期待。

但是跟小妹妹在一組,也就意味著他們還要跟爹地一起。

小傢夥們實在不想要麵對厲薄深,也知道媽咪不想跟厲薄深都過多的接觸。

他們還害怕,要是媽咪知道了分組,會不會改變主意,不參加週年慶活動了。

想到這兒,小傢夥們一個個緊閉著嘴巴,對週年慶活動的事隻字不提。

江阮阮越看越覺得奇怪,猜測著問了一句,“你們是不是也知道分組了?”

聽到媽咪突然提起分組的事,小傢夥們心下一凜,緊張地對視一眼,誰也不敢接話。

半晌,暮暮才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,“媽咪,你也知道了啊?”

江阮阮不置可否地點點頭,“李老師中午發過名單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