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江阮阮的回答,兩個小傢夥的態度越發小心,“媽咪,那你還去嗎?”

江阮阮看出小傢夥們的想法,無奈地搖了搖頭。

小傢夥們以為她不去了,著急地抓住了她的衣服,撒嬌地控訴,“媽咪你都答應我們了,不能反悔的!要是你不想跟叔叔說話的話,我們會幫你攔著的!”

聞言,江阮阮不由得覺得好笑,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,安撫道:“放心,媽咪既然答應了你們,就不會反悔的,而且李老師都已經確定了名單,媽咪也不可能再麻煩李老師改動了。”

見媽咪還是會去,小傢夥們鬆了口氣。

江阮阮卻是想到同組的人,心情有些沉重,追問小傢夥們,“你們知不知道我們要演的舞台劇叫什麼名字?”

聽李老師說,這次各組出演的舞台劇是小朋友們自己抓鬮決定的,兩個小傢夥應該已經知道了。

話音落下,隻看到暮暮邁著小短腿跑去書包裡掏了半天,拿著個小紙團跑了回來。

顯然這就是小傢夥們今天抓到的鬮。

江阮阮展開看了一眼,看到上麵的內容,麵色猛地一僵。

像是怕小朋友們不認識字一樣,紙條上工整地寫著三個大字,上麵還注了拚音——睡美人。

“媽咪,你知道這個故事是講什麼的嗎?”暮暮好奇地盯著江阮阮看。

江阮阮冇有給小傢夥們講睡前故事的習慣,再加上他們是男孩,江阮阮就算偶爾講一講,也不會給他們講這些關於王子公主的童話故事。

因此,小傢夥們不知道這個故事也不奇怪。

眼下聽到小傢夥這麼問,江阮阮卻有些講不出來。

要演睡美人,演主角的隻能是她跟厲薄深。

想到睡美人的故事情節,江阮阮隻覺得心下一陣紛亂。

要是早知道他們要演的是睡美人,江阮阮也不會答應小傢夥們參加這次的活動了。

可現在也不能反悔。

思來想去,江阮阮對小傢夥們道:“媽咪要打個電話,你們安靜一點哦。”

小傢夥們乖乖點頭。

江阮阮拿出手機給園長打去了電話。

中午李老師說過,要更改名單得找園長,江阮阮現在非常迫切地想要換個組,再不濟,能給他們換個主題也是可以的。

打過去,那頭卻顯示正在通話中。

江阮阮蹙眉掛斷電話,等了一會兒,正想要再打一次,園長卻主動回了電話過來,“江小姐,有事嗎?”

江阮阮歉然地開口,“抱歉,這麼晚了還給您打電話,我想問一下,週年慶的名單現在還能不能修改?”

那頭,園長也是一陣心虛,語氣卻是一派為難,“您也知道的,我們幼兒園的情況特殊,家長們各個都是大忙人,這個名單是我們協調了多方纔終於定下來的,要是更改的話,聯絡其他家長又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,成本太大,而且,週年慶活動下週就要開始,現在修改名單,我怕會排練時間不夠,影響到最終效果。”

一通解釋後,園長又故作理解地追問了一句,“江小姐想要修改名單,是有什麼特殊原因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