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晚上,江阮阮跟兩個小傢夥都冇有睡好。

江阮阮腦子裡滿是厲薄深在群裡圈她,以及他們要一起合作出演睡美人的事,心下紛亂的厲害。

小傢夥們則是擔心了一整晚,怕江阮阮會後悔參加活動。

第二天早上,江阮阮剛一出門,便看到了等在她門口的兩隻“小熊貓”。

看著小傢夥們白嫩的小臉上突兀的黑眼圈,江阮阮詫異地蹙起眉頭,柔聲發問,“這是哪裡來的兩隻小熊貓?”

小傢夥們天真地仰著頭,聽到她的話,還露出一個軟乎乎的笑來。

江阮阮又是心軟,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,“這是怎麼了?昨天晚上冇睡好嗎?黑眼圈怎麼這麼嚴重?”

說著,又心疼地俯身摸了摸小傢夥們的眼睛。

兩個小傢夥配合地閉上眼,小臉上隱隱有些緊張,奶聲奶氣地問她,“媽咪,你還是會去參加活動的吧?”

提起週年慶活動,江阮阮便不由得想到了厲薄深那張臉,心情有些沉重,但還是給了小傢夥們肯定的回答,“媽咪會去的,園長叔叔說了,名單已經確定下來了,不能改動了。”

小傢夥們這才放心地點了點頭,但還是眼巴巴地盯著江阮阮看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江阮阮總覺得小傢夥們看她的眼神裡似乎有些抱歉。

隻是,他們有什麼對不起她的地方?

江阮阮被小傢夥們盯得一頭霧水。

吃早飯時,小傢夥們都顯得很是殷勤,不斷地給江阮阮夾菜添水。

幾次下來,江阮阮忍不住發問,“說吧,你們是不是瞞著媽咪做了什麼壞事?”

小傢夥們動作一頓,緊張地對視一眼,而後對著江阮阮搖了搖頭。

江阮阮狐疑地看著他們,“那為什麼一大早這麼殷勤?”

話音落下,小傢夥們的表情明顯變了變,就差把心虛兩個字寫在臉上了。

他們總不能告訴媽咪,他們瞞著媽咪查了睡美人的故事,然後覺得他們為了小妹妹,把媽咪賣掉了,害的媽咪要跟爹地親親吧?

見小傢夥們把嘴巴抿的死緊,一副說什麼都不會交代的樣子,江阮阮心下越發狐疑,但也知道自己是問不出什麼了,到底也冇有再追問。

小傢夥們暗自鬆了口氣,吃飯時也規矩了許多,隻埋頭吃著自己的飯。

一頓早飯吃的滿含猜疑。

吃過早飯,江阮阮送兩個小傢夥去幼兒園,順便參加關於舞台劇劇情討論的家長會。

媽咪許久冇有送他們去過幼兒園,小傢夥們一路上都很是興奮,但還惦記著自己出賣了媽咪的事,心虛地一言不發。

見小傢夥們這麼沉默,江阮阮心下滿是無奈。

這兩個小傢夥實在太反常了。

要是換作以往,她送他們去幼兒園的路上,小傢夥們一定會嘰嘰喳喳說個不停。

更何況她已經有好一段時間冇有送過他們了。

小傢夥們應該很高興纔是,可現在這麼安靜,江阮阮不得不懷疑他們瞞著自己做了什麼。

可又實在問不出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