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到了學校門口,李老師已經在等著了。

看到江阮阮帶著兩個小傢夥過來,李老師笑著打了聲招呼,“朝朝媽媽,好久不見。”

江阮阮禮貌地笑笑,“最近工作比較忙,朝朝跟暮暮冇有給您添麻煩吧?”

兩個小傢夥一早上的異常表現,江阮阮隻能想到是因為他們在學校做了什麼錯事,怕被她知道。

不料,李老師卻是搖了搖頭,“他們倆一直很乖,不僅不會添麻煩,有時候還會幫我照顧其他小朋友,我還要謝謝您,培養出這麼懂事的兩個小傢夥。”

江阮阮抿唇笑笑,垂眸看了眼身邊的小傢夥們,心下滿是疑惑。

小傢夥們睜大了眼,一派無辜地跟她對視。

半晌,江阮阮看不出什麼,隻好收回視線。

“阿姨!”

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甜膩膩的小奶音。

江阮阮下意識地回身看了過去,隻看到小星星穿著一身可愛的公主裙,頭髮燙成了羊毛卷,嬰兒肥的小臉紅撲撲的,邁著小短腿朝她奔了過來。

看到小傢夥的頭髮,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,而後下意識地俯身接住了小傢夥,遲疑著問她,“星星,你的頭髮怎麼回事?”

她記得小傢夥明明是直髮的,誰會給這麼小的小傢夥燙頭髮?

小星星扯了把自己的頭髮,天真道:“奶奶,奶奶說公主都是卷頭髮!”

幼兒園週年慶的事,宋媛也是知道的,也知道小傢夥要演舞台劇,興致一起,便給小傢夥燙了頭髮。

厲薄深也懶得在這種小事上跟她爭執,便由著她去了。

聽到小傢夥提起宋媛,江阮阮心下微沉,不動聲色地起身,退開一步拉開了跟小傢夥的距離。

小星星察覺到江阮阮的疏離,不解地歪了歪腦袋,小臉上也有些失落。

江阮阮心下微微刺痛,但還是狠心冇有再說什麼。

突然想到什麼,江阮阮抬眸朝小傢夥身後看了一眼。

果不其然地看到了正朝這邊走來的厲薄深。

男人穿著一身價格不菲的高定西裝,身姿筆挺地朝這邊走來,目光沉沉地落在她跟小星星身上。

對上男人的視線,江阮阮眸子微顫,下意識地握緊了兩個小傢夥的手,轉身便想要對李老師打聲招呼,帶著小傢夥們先進去。

雖說她遲早要跟厲薄深和小星星合作,但現在,她隻想要躲一會兒是一會兒。

“厲總。”不等她開口,男人便已經走到了近前,李老師恭敬地向他問好。

厲薄深微微頷首,視線從李老師身上一掃而過,落在了背對著他的江阮阮身上。

江阮阮隻感到一道目光如有實質地落在她身上,讓她如芒在背。

“江小姐,好久不見。”厲薄深意味不明地打了聲招呼,牽起小星星的小手,款步走到了江阮阮身側。

聽到男人的聲音,江阮阮心下微緊,腦子裡一片混亂,上次跟男人不歡而散的場景,以及睡美人中的親密畫麵,在她腦海中交替出現。

江阮阮一時竟不知道要怎麼麵對身邊的人。

,co

te

t_

um-